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叶修中心】某领队胃痛的一天

* 复习周随笔【控制不住我的手,十分意识流

* 复了三天的人口经济简直酸爽

* 灵感源于《と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議》

* 全员粮食向,无cp

* 我爱大眼,我爱老韩,看我真诚的双眼


1.

叶修

叶秋

老叶

队长

叶队

前辈

叶修哥

混蛋哥哥

阿修

叶修

 

只不过是从来再来罢了。

 

叶修惊醒,猛地坐起身,右手反射性地捂在隐隐做痛的胃部,明明开着空调却挂着冷汗,房内回响着微弱的喘息声。

他静坐了许久,斜眼瞥到床头柜上的手机,伸手取来,按下按键,七月,才六点半。

灰色的窗帘透着光。

这会儿胃里的绞痛还在持续,熟悉又讨厌的痛感直达神经中枢,冲刷掉困意。

起身梳洗,煮了壶开水,倒上一玻璃杯晾着,换身常服,慢吞吞喝完水,带上钥匙和卡袋,走到门前,想起训练室永远不变的24度,回身抓起搁在椅上的长袖队服。

锁上门,刚好碰上张新杰,对上眼镜后略带惊讶的眼睛。

叶领队,早上好。

早上好啊。

 

2.

叶修吃完早餐后就去了趟医务室。

队医看他脸色不好,建议他休息,被他直接拒绝,无奈开了几帖胃药,又塞了个保温瓶给他,给了句多喝热水,还在询问要不要热水袋。

叶修内心吐槽又不是来大姨妈。

 

3.

今天的训练是2v2。

众人来到训练室,发现一向爱迟到的叶领队居然早就坐在专属的机位上,纷纷发出惊叹。

喻文州率先捂住了黄少天的嘴巴,道了句早上好。

张佳乐说,呀呦老叶改性啦这么早。

方锐说,这太阳都打西边出来了。

你们来得真晚,叶修依旧坐在椅子上,转了个圈,把刚做好的对战表递给喻文州。

肖时钦借着身高优势,看到待会的搭档和对手,不禁失笑,对着刚走进来的时候孙翔说了句,孙翔,我和你一组打周队和喻队呢。

孙翔打着呵欠,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顺着声音走到肖时钦身边靠在他身上,晃晃脑袋、才反应过来刚刚说的话,不由得喊了句卧槽。

呀呦老叶你这搭配有毒居然让我和王杰希一组打方锐和唐昊和李轩老实交待你是要膈应我还是膈应王杰希还是膈应唐昊……黄少天对对战名单进行长篇大论。

苏沐橙没怎么关心对战表,一进门就发现叶修身上的长外套,走到他身边,轻声说,胃痛?

是啊,叶修应了声,拿起保温瓶喝了口水。

去医务室看了吗?

嗯,已经吃药了。

不要硬撑。

没事儿,他伸手搭在苏沐橙放在扶手上的手,轻轻握住。

你们俩在干嘛,楚云秀发现两人的动作,引起众人纷纷转移视线。

散发亲情爱呢,叶修说。

 

4.

打完第一场对战,叶修说了句休息五分钟,就拿起保温瓶走出去。

张新杰随后。

茶水间,张新杰看到叶修倚在墙上,抚着肚子,脸上表情不咸不淡。

隐隐想起以前苏沐橙说过的一些话语。

之后,他要来茶水间前都直接拿过保温瓶,对叶修说,顺路,帮你打水。

 

5.

喻文州是第三个发现的人。

然后全部人都知道了。

当时的情景是打完第二组对战,叶修正想起身说什么,胃痛突然袭来,一时不稳又跌回椅子上,本来在他旁边讨论的喻文州见状,问了句撑不住就去休息吧。

训练室瞬间安静。

叶修也不打算隐瞒,甩甩手,说,没什么,老毛病了,还不至于要放生你们,照例休息五分钟后复盘。

张佳乐说,难怪我觉得今天你脸怎么那么白。

叶修说,天生白皮,不要羡慕哥。

张佳乐气,你大爷,谁羡慕你了,我意思是病态白!

方锐说,老叶以前就这样的啊没看出有什么区别。

叶修说,方锐大大你的眼睛不真诚了。

方锐说,啧,被唐昊的黑脸污染了。

唐昊拍桌,卧槽方锐没事扯我干嘛!

李轩忍不住说了句亚历山大,跟旁边的苏沐橙说,跟这群人扯垃圾话还游刃有余。

苏沐橙捂嘴,笑着说,他只是习惯了而已。

 

6.

中午,叶修没去饭堂进食,躺在训练室角落的沙发上,懒得动弹。

苏沐橙和方锐对他这种状态很是熟悉,方锐去后勤顺了张毯子给他盖上,苏沐橙则负责赶走闲杂人等让他好好休息。

好歹也是万里挑一的国家队怎么能说是闲杂人等呢!张佳乐扼腕。

后勤的毯子很有国家队特色,明亮的朱红色晃得他目眩。

 

7.

当年他亲眼目睹车祸现场的血迹被一点一点地清洁干净。

想不起是怎么走出来。

吴雪峰把苏沐橙带到他身边,三人的手叠在一起,手上的温度那么真实,真实到让他想哭。

登陆荣耀,收到一条信息。

来打一场,大漠孤烟说。

好,一叶之秋回复。

进入竞技场,观众列表上,陈列着扫地焚香、索克萨尔、王不留行等名字。

他一愣,笑了好久。

 

8.

还没睡?

叶修抬眼,看到一双大小不一的眼睛。

还饿着呢,怎么,大眼,来陪我孤寡老人聊天?

饭后散歩,顺路来关心领队。

王杰希靠在墙上,眼睛望向远方,不知道在看什么。

一时无言。

叶修突然想起以前方士谦经常找他抱怨王杰希忒难相处,不禁笑出声。

王杰希淡淡地瞥他一眼,说,再打两年就准备退役。

嗯?舍得么?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噗,哈哈哈哈老王你真是哈哈哈哈哎哟妈呀痛。

我觉得你现在退役挺好的。

哪好了,还不是被抓来做苦力。

是我的话就躲起来。

没想到你还挺熊的。

没你熊,退役了还拉了一队人回来抢冠军。

那你退役了,要去做什么,上学?

王杰希抬起右手抚摸下巴,说,缓着,先去旅游,找到方士谦揍一顿,再回来上学。

远在欧洲的方士谦打了个大喷嚏。

 

9.

吴雪峰走之前,把嘉世队服留在宿舍,没带走。

以前他老说,这队服的颜色不适合他,太艳了,倒是叶秋年轻气盛,和这红色契合的很。

一走,便毫无音讯。

也不知这群老家伙是否老早约好了,一个个退役,当真退得干净,前有魏琛不告而别,后有林杰郭明宇故意为之,他总有种预感,吴雪峰也会这么干。

穿上红色队服的苏沐橙拿着手机跟他说雪峰哥的手机打不通,QQ也不回。

他暗自骂了句,混蛋。

  

10.

楚云秀和苏沐橙一同回到训练室。

叶修没睡,一直闭眼养神,听到声音,睁眼,皱了下鼻头,说,云秀,过分。

楚云秀自是知道他的话意,走到沙发旁边凑近他,说,来来来,闻闻烟味儿,解解瘾儿。

叶修许久不见她这幅调皮模样,也不跟她拌嘴,顺她的意动动鼻子,闻到一股薄荷烟草的味道。

苏沐橙端着一碗粥放到茶几上,说,吃饭吧,别耽误了吃药的时间,不过还是不能吸烟哦。

叶修叹了声诶,乖乖拿起饭勺喝粥。

楚云秀看他难得吃瘪,笑得开心。

 

11.

少年爱玩,什么烟都试过。那年楚云秀撞新秀墙撞得头破血流,烟雨战队压在她身上的期望让她喘不过气,来嘉世比完赛,问他有什么烟推荐。叶修带她去小店,送了包薄荷味的女士烟。

先试试这个吧。

苏沐橙站在远处不语,隐隐听到楚云秀的低吟——好累。

不久又一句——我也不懂,你们怎么喜欢这东西。

第五赛季,楚云秀接任队长,扬名在外的不止是女性队长在圈内的特殊,还有常年嘴边的细烟。

 

12.

吃完药,他躺在沙发上,意识有些模糊。

他让苏沐橙回去宿舍休息,训练室只有他一人,没有开灯。

真安静。

第四赛季总决赛,也是这样,比赛场上,只有他一个人,坐在机位上,享受片刻的安宁。

场外的欢呼声,不再属于嘉世。

那天晚上他睡不着,游走在大街上,嘴上的烟一只接着一只。

会遇到韩文清和季冷完全是意外。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两人是兴奋得睡不着,不像他。

老实说他还是蛮欣赏韩文清的性子,至少不会在这个时候埋汰他,给他伤口撒盐。季冷玩的是刺客,却是个人高马大,性格爽朗的汉子,向来不做损人的事。

韩文清作为地头,带他们去最近的沙滩上吹海风。

季冷躺在沙滩上,说准备退役。

韩文清没说什么,手边的火光明明灭灭。

 

13.

老板娘说,红色适合你,我们队服也做红色吧,红白相间。

不是嘉世那种红色,她强调。

叶修觉得无所谓。

一叶之秋站在敌方,看多了。

他也无所谓。

君莫笑离开他,留在兴欣。

他也无所谓,因为那张账号卡本就应该在H市,陪在苏沐橙身边,待在南山旁边。

老爷子在饭桌上说让他为国争光,在荣耀上。

他再怎么说,也无法无所谓了。

翻开已经送到叶家的资料,叶妈妈取出一张纸,说阿修穿上队服肯定很好看。

好吧还是红色。

 

14.

下午最早到训练室的是孙翔和周泽楷。

叶修还在睡。

周泽楷示意孙翔走路轻点,自己轻手轻脚走去沙发旁边,用手戳了戳叶修的脸。

孙翔感觉自己眼瞎了,因为他居然从周泽楷的脸上读出了“前辈的脸好软”的意思。

叶修皱眉,没睁开眼。

周泽楷继续戳。

孙翔忍不住,走过去,跟着他一起戳,同时拿出手机,打开相机,对着联盟前后第一人,按了两下屏幕。

 

15.

叶修没被戳醒,是被黄少天吵醒的。

下次可以建议张新杰放生黄少天。

 

16.

傍晚,叶修和张佳乐坐在庭院里唠嗑。

国家队里就数他们两个资历最老。

虽然两人一碰见就爱抬杠,也不碍着友情的持续升温。

张新杰要去跑步,路过庭院,跟两位前辈打招呼。

张佳乐感慨这群小朋友里面就张新杰最得他老人家的欢心,不像蓝雨的话唠,兴欣的猥琐方和呼啸的日天。

这呼啸的日天也是从百花转过去的,归根结底还是你养出来的。

唉,那货学大孙,偏偏不学我,孺子不可教也。

他一流氓学你干嘛,炸显卡吗。

滚。

 

17.

晚上,叶秋打电话来,却是叶妈妈的声音。

回家后叶妈妈一直想带他去看病,国家队集训的事来得突然,叶妈妈还没预约好医生,叶修又得收拾行囊搬去集训地点。

母亲嘱咐好几句要准时吃药,转口又让他好好照顾沐橙。

没正式封闭训练前,苏沐橙拜访过叶家。

他应声说好。

 

18.

晚上睡下的时候,他觉得胃痛已经减缓很多了。


评论 ( 13 )
热度 ( 54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