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韩叶】落雨

*许久以前在阿落某篇文评论中提到的躲雨梗
* 考试周作死之作【根本不想学!
* 学生韩x叶,私心满满
* 以前看过有个太太说“意识流,从珠江流向牡丹江”,我这个应该算是从珠江流向韩江的意识流
* 十分平淡andOOC


01.
韩文清很没有形象地坐在石阶上。
在这个路边长满野草,走几步就有一片农田以及小街巷道错乱复杂的城郊小镇上,坐在这里长达半个小时内,一个路过的行人都没有,还要顾及什么形象。
原始的古老下水道系统很快就承受不住长时间的降雨,脚下的积水越积越多,为了避免自己新买不久的运动鞋遭殃,他无奈站起身踏上石阶,斜靠在身后的大门上。


02.
早有耳闻广东的天气变化多端难以琢磨犹如喻文州的心思,他虽觉得这说法夸张倒也信了五成,实地考察真正见识到这天气变化快得跟女人翻脸似的,才对黄少天的劝告信了十成。
——如果他能少说点话,估计早就相信他了。
乌云密布的天空时不时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雷声,持续了半小时的雨势没有减弱的趋势反而愈演愈烈。
看来还得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


03.
韩文清是纯正的北方爷们儿。
一个来南方某个名牌XX大学读民俗学的文科系北方爷们儿。
乃XX大学的五大传奇人物之一,靠他彪悍的外表和完全不符合其外表的专业出名。
他的同学兼好友林敬言曾评价道他应该去读工科,这幅外表不适合他们人文系。
他回击,你一个前混混头子学管理没什么资格评价。
喻文州和黄少天是在数模比赛认识的。韩文清作为写手担当去郭明宇的小组里打个酱油,他们组实力还不错,进了国赛。学校组织数模集训时认识这两个学数学的小朋友。
这是对外讲述与喻黄二人相识的说辞。
真相是开会讨论时黄少天太吵了,韩文清忍不住凶了句“闭嘴”,瞬间让黄少天闭嘴和引起喻文州的侧目,之后黄少天就自来地一个劲儿缠着他打嘴炮。
喻文州在身边强势围观。
虽然有两个南方朋友是很不错,比如说他现在的调研地点就是他们推荐的,但有时太烦了,主要是黄少天。
孽缘,实在是孽缘。


04.
“兄弟。”
闻声,抬头,一名男子执油纸伞,站在他面前。
“你堵我家门口干嘛?”对方说话很慢,一身浅色的夏款唐装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说的虽是问句,脸上却毫无疑惑神色。
“不好意思,没带雨伞,在这里躲雨。”韩文清如实回答。
那人挑了下眉毛,走到石阶上与韩文清并行,收起油纸伞,望着阴暗的天空,说,“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无声地叹了一声,正想开口说什么,就听到那人说道,
“刚刚是我唐突,这天气这情形也只能是躲雨了。若是不嫌弃,进我屋内坐坐吧。”
那人转过头与他对视,黑色的眼瞳透着笑意。
“谢谢。”
“不用,举手之劳而已。”
“我叫韩文清,不知该如何称呼?”
“哦,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叶修。”


05.
叶修用挂在手腕上的钥匙打开门锁,打开大门,跨过一尺高的门槛,向韩文清示意进门。
进门即见一个空旷的厅室,一面雕琢简朴的门屏正对大门,左右各有一间阁屋,右手边阁屋墙边放着一张木桌,仅有一只白瓷瓶放在桌上,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东西。
叶修见韩文清跟在他身后,没停下脚步,沿着屋檐往内厅走去,油纸伞上的雨水滴落沾湿了原本干净的廊道,仿佛是叶修故意为身后的人画出的一道线路。
中庭的天井空无一物,雨水哗啦啦落在水泥地上,隔着雨帘,对面廊道放置的几盆绿植模糊可见。
四点金建筑*,韩文清打量一番,心中得出结论,建筑墙体屋檐有所修缮翻新,但无大改,仍维持原故的模样。
唯一不同的大概是厅堂。传统上原本用于祭祀的大厅摆放一套木质沙发茶几和一台电视,现代社会的生活用具毫不避讳地霸占了大半个厅堂。不过最引起韩文清注意的,倒是沙发一旁堆置长短不一的竹竿和刀具。
叶修撑开雨伞,放在地板上晾干,跟韩文清道了句请随意坐,便拿起茶几上的煮水壶往厨房走去。
韩文清也不是个矫情的人,他人的好意大方接受,拍拍身上的衣服,才坐下。
雷声隆隆,雨势渐大。
韩文清望向中庭,盯着那透明的雨水,前厅屋顶上的走兽石雕被冲刷得干净,张牙舞抓地似乎想要挣脱束缚。
叶修提着煮水壶的身影闯进韩文清的是视线范围,左手手臂上挂着一条毛巾。
他把煮水壶放回底座打开开关,转身将毛巾递给韩文清。
谢谢,韩文清说。


06.
叶修从茶几底下取出茶罐,用热水烫过茶具,将茶叶倒入茶壶过一遍开水,重新倒入开水,泡了两杯茶。
前几天新得的茶叶,尝尝吧。叶修说。
那我就不客气了。
韩文清端起小巧的茶杯,手指感受到热度,轻吹一口气,一饮而尽,略微烫热的茶水滑过喉咙却不难受,一股甘甜油然而生,清茶独有的茶香在嘴里环绕。
叶修在他之后才拿起另一杯茶温吞地饮下。
好茶,韩文清说,饶是他这种极少饮茶的人也品得出这茶叶有多好。
唔,是挺好的,那老头倒是没讹我。叶修眯起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雨依旧在下。
韩文清对叶修的屋子甚是感兴趣,委婉地问他可否让他查看一下整个屋子。
叶修表示随意,见这张看似严肃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内心生出几丝好奇,问他是不是还是学生。
是,韩文清说,你是第一个认为我是学生的人,在这里。
哦?
韩文清指着这张脸,有些无奈。
叶修秒懂,笑出声,说,这也没办法,以色事人的人还多着呢。这村里别的不多,就是古屋多得很,好些学生打听到这事,常来这里做调研,看到屋子的神情跟你刚才那样差不多。
不过有道是相由心生,看你皮相的确不像做民俗研究,倒像是……
韩文清听叶修迟疑不语,心中已猜出他想说什么,话却已经说出口:像什么?
叶修见他表情不变,澄亮的眼睛直视韩文清,说:像黑道头子。
韩文清拼命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只是眉头皱得跟打结似的。


07.
雨势变小。
韩文清在屋内游走,用手机拍摄好几张照片,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到厅堂。
叶修自个冲泡几壶茶后,实在闲得无聊,取来一张竹编椅上坐着,执刀削竹杆,神情极为认真,一刀一式干脆利落,丝毫不见先前悠然慵懒之态。
韩文清低眸瞧了眼晾在一旁的油纸伞,伞面毫无图饰,干干净净的一面黄色油纸,伞柄和伞骨是竹子所制,表象质朴,却也看得出做工的细致。
他突然对眼前这个人萌生一丝兴趣。
叶修抬眼,望见中庭之上的天空仍乌云密布,转头又看向韩文清,目及他身后挂在墙上的时钟,时针已划过数字“4”。
他说,你住哪儿?
韩文清疑惑,倒也如实回答,市区的xx旅馆。
叶修放下刀具和竹子,站起身,扫掉身上的竹屑,走过韩文清身边,弯腰拿起油纸伞,收起伞面,递给韩文清。
这雨可能还要下很久,伞送你,别错过了回市区的班车。
韩文清皱眉,没接过手,推辞道,不用了,雨不大。
叶修挑眉,说,那行,我送你去车站。


08.
两人一同走到车站附近,一路无言。到车站后不久,公车到达车站,叶修跟他道声再见,便撑起那把伞,慢悠悠地沿原路返回。
韩文清上车,往窗外望去,叶修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交错的巷道中。
打开手机相册,几张叶修屋宅的照片拍得格外清晰。
翻到最后一张,中庭延伸至厅堂,叶修坐在厅堂外削竹,与物景融为一体。
找个时间再来吧。
他这样想。


09.
两天后,做好其他实地调查,赶在回校前,韩文清又来到村落,沿着记忆中的路线寻到叶修的屋宅,却只见到大门紧闭。
路过的好心人对他说,这家人搬走了。
木门上的门神张牙咧嘴。
早知就接受他的伞了。


10.
半年后。
那份调研得到导师们不错的评价,韩文清为此请喻文州和黄少天吃了一顿大餐。
免不了被黄少天念叨一整顿饭。
喻文州吃到一半,递给他两张票。学生会最近主办了个论坛活动,邀请了好几个著名的作家作为嘉宾来参加,喻文州身为副主席自然有内部票,正好碰上韩文清就分享一下福利。
韩文清用纸巾擦干净手,接过两张六角形状的门票,随口问道有什么作家。
最著名的应该是君莫笑吧,写荣耀系列的那个,从没在媒体露过面,也不知策划组是怎么让那位大神答应邀请。
喻文州轻笑说着,隐隐透着对自家小朋友们的骄傲和欣慰。
有空一定去,不能浪费你的好意。韩文清把两张票塞到钱包里。


11.
叶修瘫坐在沙发上,抱着已经晾干的油纸伞,左手的手指抚着伞柄上的一个树叶状刻纹,盯着茶盘上的两只茶杯发愣。
这个宅子很久没有除他以外的人踏足。
他在这里住了接近半年的时间,明天叶秋要亲自下乡来接他回去。
他本是一个作家,笔名叫君莫笑,似乎还挺有名的,著作畅销,也是出了名的文笔好爱拖稿,每天都在跟自家弟弟兼编辑的叶秋打游击战。去年一时兴起跟叶秋打赌在一个月完成两本书的最终稿,赌一年的假期。
他赢了,交稿当天就收拾个行李箱直接跑路。
逛遍大半个地球后,他寻了以前家族在南方的一处旧宅子,过起了隐居避世般的悠闲生活。
每天跟村里的老人们下下棋,逗小孩子玩,偶尔跟老人家学一下手工工艺。他手巧,学东西也快,学得最好的就是制伞,手上的这把伞便是他自认做得最好的一把。
然而被人嫌弃了。
眼前浮现起韩文清的面貌,不禁笑出声,意外的是那家伙性格倒是老实得很。
韩文清是个意外呢,叶修给他下定义,是他一年假期的意外之一。
放下油纸伞,他起身收拾行李。


12.
叶秋很头疼。
他就是去上个厕所,一不小心居然让叶修擅自答应了一封来自某大学的活动邀请邮件。
你不是说不想露面吗?
无所谓啦,以前只是觉得麻烦。
现在不麻烦了?
是的,欧豆豆哟。
唉,麻烦。叶秋踹开霸占他的座位的叶修,任劳任怨地跟邀请方联系交谈。


13.
活动当天,韩文清正好有空,收拾了一下便前往活动地点的礼堂。
阴天,下着雨。
路上遇到几个学生会的女生搬运物资,无法撑伞,淋了一身雨,他见状,出声帮忙,接过两三个女生手上的箱子。
女生们一开始看到他的脸还被吓得有些慌张,慎重地看了韩文清很久,发现对方也坦诚接受她们的审视,便放下戒心,向他道谢,帮他撑伞。
韩文清搬几箱东西,跟着女生们从礼堂的后门进入到后台,后台不大,挤满了人。他对后台内幕没什么感兴趣,也不想打扰他们的准备工作,放下箱子后从后门出去,打算绕一圈从正门入场。

韩文清打开后门,还没来得及打伞,入眼便是一面许久不见的,油纸伞面。
他愣在原地,看到油纸伞缓缓移动,露出伞下的人影。
那人反应很快,只怔了几秒,便回过神来,依旧澄澈的眼睛直视愣住的韩文清,微微一笑。

兄弟,没带伞嘛?

fin






*四点金建筑:潮汕风俗的独特建筑,在旧时只有富达的家庭才能建造,格局与北京四合院相似。

尝试融入家乡民俗来写作,意外地顺手,写得很开心。
最初是想写人鬼恋的,害怕驾驭不住就废掉原本的构想了233

结文之后才发现老叶居然一根烟都没抽

算了,让老叶当一回不抽烟的老叶

评论 ( 5 )
热度 ( 76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