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林方】斯文流氓

-依旧是短打散文
-老生常谈,林方真的很容易甜到牙疼
-昨晚熬夜灵感一现,然而一开始只有最后那段斯文流氓拐上床
-带二期生和五期生玩


二期的林敬言,长得斯文,性格温吞,自长相到性情都像个玩圣职系的料,却是个玩流氓的,精通流氓各种玩法,霸道的猥琐的无所不及,多年勤勤勉勉,摘了个联盟第一流氓的名誉。
林敬言听了这言,略为不爽——为的那句“像个玩圣职系的料”,不由得想起同期的那位玩治愈双职玩得风生水起,死命给敌人添堵的方士谦,那家伙生来跳脱,看脸还行,这嘴上不行,跟他处熟了只会想把他嘴堵上来个清静。

粉丝圈里有句话说得好——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方锐一直觉得这句话很适合用在林敬言身上。
林敬言的粉丝中,有不少女粉丝一开始是被林敬言的颜值所吸引的,后来才慢慢喜欢荣耀,再喜欢上林敬言的全部。
遥想当年,霸图老大钱包脸,微草队长大小眼,嘉世队长不给看脸,真正上镜无违和感且还符合大众审美的,也只有呼啸的林敬言和百花的张佳乐。
女粉觉得林敬言气质文雅,带上眼镜就成了言情小说里温文尔雅的老师,起了个爱称叫林老师。
当时林敬言打法偏霸道,男粉丝们觉得这称号忒不合流氓,整日跟女粉丝们撕。然而撕着撕着,他们竟也觉得这称号挺合适的——大抵是方锐加入呼啸后犯罪组合正在磨合那个阶段,融合了猥琐的唐三打就像个笑得温和的老师站在讲台上说大家假期快乐然后猝不及防扔你一脸练习册,谜之契合。
后来林老师成了林粉对林敬言的统一爱称。
林敬言心大,不在意叫什么。
但奈何不住他人爱拿这事揶揄他。
尤其是身边还有个出了名闹腾的猥琐大师。

呼啸战绩不错,队里上上下下心情大好。方锐和林敬言场上默契得当,场下关系相处融洽。方锐爱说话儿,队里能忍得他话唠的人,唯独同期的阮永彬和队长林敬言。
他心情好话更多,从背后趴在林敬言背上,脑袋搁在肩膀,不断吐出的气息洒在林敬言耳边。
林敬言耳边听着,手上动作不停,啪嗒啪哒地敲打键盘。
“我刚刚刷你的微博,你家粉丝叫你叫林老师叫得一个顺溜,刷刷刷地全是。”
“老早就这么叫了。”
“你不介意?”
“他们开心就好。”
“粉丝们的心我不懂,脑补什么温柔老师装流氓,明明老林你真人就是个装斯文的流氓,坏水多的很,老是收我的零食还说什么为了我好,拿文州管黄少那一套来管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暗地里跟拿老喻勾肩搭背偷偷来往?”
话落,林敬言刚好敲完最后一个字,保存好文档,快速移动鼠标把电脑关了。他转身站起来,一把扶着差点站不稳的方锐,对他温柔一笑。
方锐脑子像柯南找到线索一样闪过一道闪电,惊觉不妙,打着颤儿问老林辛苦了我回房间休息了。
说完就想跑。
林敬言哪会儿给他机会,一施力,两人齐齐扑倒在柔软的灰色棉被上,锁住方锐的四肢。
方锐惊呼老林你干吗!
林敬言用平日里跟大伙儿聊天的语气,笑吟吟地说道:
“给方锐大大见识一下,真正装斯文的流氓。”

隔天,训练室,林敬言的座椅上摆着一个灰色的靠枕,方锐的椅上放两个。
方锐四肢酸痛,一脸生无可恋,对阮永彬说:“阮奶妈,以后我可要靠你了,危难之际送我两个救命药,不愧是我大呼啸的一级奶妈。”
“不就两个靠枕。”阮永彬斜眼,表示鄙视,“你也瞎闹腾,明知道后果还去撩队长。亏得昨天其他人跑去撸串不在宿舍,没听到你们胡闹。”
“人家就是忍不住嘛~”
“小周和老吴还被你撩不够?”
“他们怎么能跟我家林老师比!哎呦痛痛痛!!”方锐一个激动,挣扎起身,劲头一过,浑身酸痛又爬满了全身。
阮永彬叹了声痛还乱动,认命般起身帮他揉一下肩膀。
林敬言靠在门框上,静静地看两个小年轻聊天。
训练室的窗帘被拉起绑成个球,光线穿过玻璃洒在室内,方锐的头发被光线染上一层光晕,本就淡色的头发闪闪发光。
然而这发光的本人嘴上跑火车跑得越来越远,实在有些破灭。
他忍不住笑出声。
两个小年轻闻声,转过头。
方锐眼镜一亮,倍精神地说:“老林!”
林敬言道:“诶,来了。”


end


评论 ( 3 )
热度 ( 79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