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叶修中心】三秋

—原著向,有关账号卡,短打散文
—全员友情向
—初读全职的疑惑:和叶修最为相关的人和物都带有秋字,也不知是巧合还是虫爹懒
—人就是这么贱,真正忙起来才有写文的动力。


近来夏季转会期,一条转会消息突降荣耀官网,点燃荣耀职业圈和粉丝圈。
兴欣以高价购入一叶之秋,因合约规定无法透露转会金和未来规划。
随队记者立即联系上轮回和兴欣,却被两队的工作人员以“不能透露”为由给以拒绝。
常先跑去兴欣俱乐部,想找陈大老板问一下,被路过俱乐部大厅的魏琛拦住。陈果知道常先肯定会跑来俱乐部,托魏琛转告一句:违约。
常先顿悟:转会金等其他事务,一旦透露便是违约。
有记者找到退役后转战娱乐圈的孙翔,问他是否知内幕,孙翔一副“我知道但不告诉你”的表情对着镜头说毫不知情。
小朋友还是跟以前一样好懂,叶修从电视上看到这段采访,心生感慨。
玻璃矮桌上,两张账号卡放在一块,卡面写了名字——一张是君莫笑,一张是一叶之秋。

叶修退役后,当了俩年世邀赛国家队的领队,喻文州刚退役,他就立马辞了领队一职,把喻文州坑来当替罪羊,自个转职当教练,拉上韩文清和退役后当闲散人的王杰希整日变法儿给国家队的人训练。
喻文州觉得叶修不厚道,便送了叶修另一个坑。
结果,叶修从世邀赛领队升级成世邀赛中国组委负责人,看着职位是挺大的,叶修也怨念了好一阵子。冯宪君到底不放心,给他安排了个副秘书长帮他处理职务,所以到头来,他算是挂个名——邱非难得打趣他是荣耀职业圈的精神象征,站在那儿什么不干就够了。
卢瀚文吐槽他粉丝滤镜十层厚。

叶家父母看叶修现在事业有成,为国家也拿了两个世界冠军,不再计较他的游戏事业。叶修除了世邀赛前后忙于工作暂居在离联盟总部近的公寓外,其余时间几乎都是回家住。叶秋见叶修经常回家住,也忙里抽空回家住。自家两个孩子全在家,叶母开心得很,叶父也不再计较当年的离家出走,相处融洽。
苏沐橙退役后,来北京住过一段日子,当时唐柔还未退役,就住在叶修的公寓里。她去叶家拜访,叶母对她很是喜欢,直言想让她做自个的干女儿,搬来北京到叶家一起住。苏沐橙没拂了叶母的好意,却也婉言拒绝了搬来叶家的提议。叶母也不是个胡搅蛮缠之人,说笑间也就略过了。
叶修清楚,她只是不想离开杭州,不想离南山太远,不想离开苏沐秋。

翌年夏休,唐柔和包荣兴退役。
夏休期开始,意味着世邀赛开始进入准备阶段,叶修淹没在联盟总部被一叠一叠的文件和报告,副秘书长被体育总局的人叫去开会,没人帮他整理办公桌,实在头疼。
索性先出去抽个烟,他这样想着,打开门,在走道不远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陈果还是像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脚步轻快,先给叶修一个大拥抱。
叶修说你怎么来了。
陈果说队员退役,过来做点档案的工作。
叶修挑眉,居然让你陈大老板来?
陈果笑,你猜?
他猜是带兴欣的队员来夏休游了。
陈果摇摇头,递给他一个信封,说你待会自个拆去吧,先去忙了。
说完便甩着大马尾,扬长而去。
在阳台点燃香烟,叶修拆开信封,抖抖信封,一张卡滑进他的手心。
首版卡,君莫笑。
叶修一怔。
当初兴欣初建,初代兴欣队员们都把账号卡签给俱乐部,退役后没人把卡带走,叶修自然也没带走,陈果百般劝说,他最后以“由他亲自来教包子打散人”为由彻底说服了陈果。
然而包子现在退役了,放眼全联盟,再没有人能玩转二十四职业。有不少媒体人曾猜测兴欣暗地培养了个散人继承者,满怀期待地等到包荣兴退役后的新赛季,却迎来一个失望的消息——兴欣宣布不再使用君莫笑。
叶修当时还感慨老板娘这决定做得不错。
没想到她会这样决断,把卡直接拿给他。
信封里还有一张信纸,叶修认出一段是陈果写的,一段是苏沐橙写的。
苏沐橙写道:送给你玩。
陈果说:迟到的生日礼物。
陈果几乎每年都会给他寄生日礼物,无论用不用得上,他都把礼物好好放进书柜里。叶秋偶尔在他房间里晃悠,看到那些礼物,感慨他也想要一个送生日礼物的美女老板娘。
这份礼太大了。
叶修把烟掐掉,走回办公室。
晚上,叶修用君莫笑登陆上荣耀,隐身上线,然而君莫笑依旧拉风的装备仍带来一大群玩家的围观,世界频道疯狂刷屏“君莫笑出现了!”,好生热闹。
把跳出来的几十个信息提醒逐一关掉,仅留下一个来自“秋木苏“的信息提醒。
秋木苏:来啦。
君莫笑:是啊。
苏沐橙敲下键盘,仿佛回到那年三人都在的夏天。
秋木苏:下副本吗。
君莫笑:好。
屏幕上,秋木苏和君莫笑并立。
叶修无声地说了句,秋木苏身边,应该是一叶之秋才对。

结果,一叶之秋也回到他手中。
他刚回来那会,叶秋曾问他,那张斗神,一叶之秋的名字是因为当初用他的名字才起的吗。
叶修斜眼,你想太多了,名字是沐橙起的。
叶秋说,这么巧?
叶修以前没多想,叶秋一提,他才意识到,的确太巧。当年他和苏家兄妹认识不过半年,荣耀联盟连个影儿都没有,他没想过打比赛,没想过回家偷身份证借用叶秋的身份。
苏沐橙的一时灵感造就了一叶之秋,叶修的执念导致借用叶秋身份将近十年,一叶之秋又那么与叶秋在字面上相近。
叶秋又问,那张卡现在不在嘉世吧。
叶修回他,在轮回,怎么,你公司要投资电竞业务?
叶秋无语,说我关心一下哥哥的过往不行吗。
常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
叶秋把一叶之秋的账号卡带回叶家,交给叶修。
一叶之秋的卡上有一道划痕,叶修常常凭此从一堆卡里找出一叶之秋的卡。他摸索着久违的账号卡,数来竟有十余年没去接触到这张卡。他靠在沙发上,歪头问叶秋。
你和老板娘在搞什么?
物归原主。
严格来说,是第一代主人。
第一代主人也就是原主。
拿了什么条件给轮回,他们居然肯放手。
这个不能说,合约规定。
亲哥也不能说?
是的呢。
叶秋拿过他手上的账号卡,拿在手中把玩。他的哥哥,用他的名字,操作这张含有他的名字的账号卡在游戏圈里一步一步地成神。当年叶修被逼退役,他心情没好到哪里去,差点动用商圈的人脉去插手电竞圈。
他只不过是有这个念头,和陈果的执念不谋而合,两人一拍即合,合谋算计了轮回。
这代一叶之秋操作者无叶修孙翔那边厉害,赛季表现平平,外界争议偏多指轮回快要毁了斗神神号。陈果叶秋二人趁虚而入,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把轮回劝服。
账号转会很简单,签合约,相关资料递交联盟,转交账号卡。
陈果作为代表,亲手接过轮回经理手中的账号卡。
她看着手心中的账号卡,愣了好几秒,哭了。
轮回一方的人不明所以,站在他对面的经理见哭得越发厉害的陈老板瞬间就慌了,忙问出了什么事。
兴欣方面的人没有在轮回留久,陈果回到杭州,便把账号卡交给这些天一直住在杭州的叶秋。
叶秋还记得,陈果红着眼,脸上却是开心的表情。
把卡放回桌上,叶秋起身回房,留下一句话——好好拿着,别再丢了它们。

说什么丢了,一张是被逼无奈,一张是契约。叶修拿起两张卡,放回口袋中。
说到底,他们这些一开始带着自己心爱的账号卡加入联盟的人,哪一个能自由地在离开时把陪伴多年的卡也带走。
再舍不得,最后也渐渐淡忘了心中的舍不得。
他没想过要把账号卡收回来。
这两张卡里,有太多人的执念。
这些执念,又把两张卡送回到他身边。
他拍拍装着账号卡的口袋,起身走到院子里。叶母围着围裙,坐在一张矮凳上,摆弄盆栽。夕阳染红了北京的天空,周遭的事物蒙上一层橘黄色的光晕。
一阵风吹来。

正是秋天。


end




ps:
写着写着就成了谜一样的叶修and叶秋and陈果中心
这个组合该叫什么?双叶果?
叶秋是好弟弟
果果是好老板







评论 ( 2 )
热度 ( 63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