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业余码字画画的。

【韩叶/全员】年轮 3

-原著向,韩叶中心,长篇
-全员私设特别多
-大抵是玩游戏打比赛扯淡谈恋爱的流水日常,无网游经验所以无游戏描写


3.
一拨人在包厢里打网游一直打到晚上八九点,午餐吃得晚,晚餐饭点到了也不饿。
PK场呆久了腻味,转阵组队刷副本,一伙人远程近战皆有,唯独缺了控场和治疗。方世镜见势不妙,提出轮流换职业,省得这群人又准备坑他。
二十四职业,荣耀开服之初大家都尝试过,也有不少其他职业的小号。不过真正二十四职通玩的人只有方世镜和叶修,但叶修玩的是二十三张小号,真正养着的号有战队法师一叶之秋,方世镜却不是——他手里的账号卡,全是他的大号,每只账号都装备不错,每种职业的水平都不低,稳的可怕,且风格各异。
蓝溪阁里有句话流传甚广——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二当家今天玩哪个号。
韩文清耿直地说我就带一张卡来,林杰附议,郭明宇双手一摊说我也没带,被叶修反驳道老郭你别唬人你刚才拿账号卡的时候我可见着了。郭明宇认栽,把兜里的三张卡全摊在桌上。吴雪峰挺赞同方世镜的法子,直接拿出自己的两张账号卡。叶修和苏沐秋则表示今天就带了大号和几张小号,其他全是客人的,不能用。
方世镜问有治疗的吗。
众人摇头。叶修心里暗笑,幸好早上出门急,让苏沐橙随便拿了几张卡,姑娘手红,一张治疗职业都没有。
方世镜真不想把自个专门用来装账号卡的福袋拿出来,早知道就不应该贪心把卡全带来,这下肠子都悔青了。
好在大家图个乐,也不讲究他人的卡技能点不熟悉,所有人的小号混在一起随便抽着玩。最后一次副本,大家纷纷用大号,方世镜也拿出自己那张挂蓝溪阁副会长的剑客号,跑去等级最高的副本刷出个轰轰烈烈的最高纪录,上电视不过一分钟,世界频道全被问号和感叹号刷满,全是疑惑一群高手怎么聚一块儿刷副本,而且里边还有对逢见必打的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
世界频道刷得热闹,身处话题之中的几个人却早早离了电脑。
杭州土著苏沐秋带路穿街走巷,在深巷中找到一间烧烤店,店面不大,人也不多,能找来的基本上是熟客。叶修找了张大桌坐下,苏沐秋则轻车熟路地找上老板搭话,取来菜单来点单。
烧烤架上火苗四溅,烟火弥漫。大家闲着也无聊,只能聊天。玩游戏的人,再怎么展开话题,最终也只落在游戏上,聊得正在兴头上,苏沐秋接到一个电话,指着电话示意一下,走了一段距离才接起电话。
叶修去上个厕所,回来没见着苏沐秋,问大家苏沐秋跑哪儿去了。
“去打电话了。”韩文清说。
“那家伙在干嘛?”叶修抬起下巴示意,韩文清等人沿着方向看去,郭明宇正倾斜着身子竖起耳朵,往苏沐秋所在的地方靠拢。
“这家伙正大光明偷听呢。”林杰笑,抬脚轻踹郭明宇座下只有两个凳脚支撑的椅子。郭明宇本就重心不稳,这么一踹惊得他连忙回身抓住桌沿,瞪着始作俑者道:“林杰你变坏了!要是摔着你可得扶着我回北京。”
方世镜拍拍他的肩,“这点高度你能摔着也是天赋异禀啊少年。”
“我不就想关心一下好友,”郭明宇眼睛发亮,“你们看看他打电话那表情,莫不是小女朋友打电话来!”
“我要有女朋友这会儿也不在这里陪着你们这群网友了,”郭明宇头顶传来声音,他刚想抬起头,苏沐秋两只手就抓着他的头狂撸,“以前只觉得你玩得猥琐,没想到你也太八卦了。”
说是这样说,苏沐秋嘴上的笑都没停过,撸了几下就收手,趁郭明宇还没反应过来又悄悄挠了他腰间几下,这才坐回自己的位置。
郭明宇怕痒,“啊”地一声抱住腰,这动作滑稽,他又长得高大,把其他人逗笑了。
叶修清楚是苏沐橙打电话来,没多问,小姑娘之前说好今晚去同学家过夜,刚刚应该打电话来告知一声。苏沐橙有意为之,为的是让苏沐秋不要顾虑她和生计,休息这两天,跟朋友们好好聚会游玩。
一盘一盘烧烤摆上,大家吃得尽兴,方世镜又叫来几听啤酒,老板看人头拿来七瓶啤酒,每人桌前摆一罐,吴雪峰还想叫多几听,被方世镜拦下,道喝完再叫。
林杰自认酒量浅,倒了一杯给自己,剩余半瓶推给旁边的郭明宇。韩文清没家长管束,自然放开了喝,越过发愣的叶修和苏沐秋对碰,苏沐秋是真开心,喊了句“友谊万岁,荣耀万岁。”
叶修盯着眼前的啤酒,有些犹豫,家里管得严,酒类基本没喝过,他也不清楚自身的酒量和体制,喝晕了无所谓,要是酒精过敏那就麻烦了。
韩文清喝了几口,见叶修一直没动静,问他怎么不喝。
他不问还好,一问上,叶修转头看他喝酒如白水,脸也不红,倒壮了胆子,说了句正要喝呢,“噗嗤”一声掰开瓶盖,作势要跟韩文清碰杯。
韩文清笑,也拿起自己的啤酒与他碰杯。
“诶,文清和叶秋就不要动,”吴雪峰突然开口,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他拿出手机,镜头对准僵着不动的韩文清和叶修,“记录一下这历史的一刻。”
“啧啧啧,和你俩第一次打的时候真像,老吴在,我也在。”苏沐秋评价。
吴雪峰拍下两人对杯的画面,保存到手机里,挥手说可以了。
两人一听可以动了,又对碰一次。叶修喝了一大口,微苦的液体滑入喉咙,冰凉的触感惊起一身鸡皮疙瘩,还未细细品尝出啤酒的味道,便觉得头晕脑胀,下一刻眼前一黑就倒下了。
苏沐秋还跟方世镜侃大山,突然觉得身子一重,没回过头就听到韩文清在后头急切地喊叶秋。
他急忙转身,抱住倒在他背上的叶修,其他人也凑过来看情况。叶修双眼紧密,任他拍打脸颊都打不醒。苏沐秋慌了,忙说他吃什么了吗怎么晕了。
韩文清一脸担忧,“他就喝了一口啤酒……就倒下了。”
方世镜伸手抓起叶修的手摸了几下,又凑到鼻孔探鼻息,这会叶修脸上慢慢染上红晕,他一见,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给大家下了个定心丸。
“没事,他就是醉酒晕倒了。”
大家伙一愣,餐桌上一片安静,过了会儿林杰开口,“他喝了多少?”
韩文清表情有些扭曲,“我看着他喝的,就一口。”
“还真是……”郭明宇扶额。
“你不知道他酒量这么浅吗?”吴雪峰问苏沐秋,苏沐秋无奈摇头,他虽酒量不低但不耽酒水,平日他不喝,叶修也没机会碰酒,所以他也不知道叶修酒量。
叶修一倒,众人也没法就晾着他继续吃喝,打包几份烧烤和啤酒,扛着不省人事的叶修,回到住处。
这住处是吴雪峰跟杭州的朋友借的一套空置的房屋,两房一厅。他们把叶修安置在房里睡觉,然后又在客厅里继续吃喝。
临走前郭明宇又叫了几瓶啤酒,几瓶喝下来都上脸微醉,苏沐秋借酒兴搭着韩文清的肩膀,高举酒瓶,大谈他的自制装备大业,总有一天,他会做出一把让所有人都惊叹不已、前无古人的武器。
韩文清听得热血沸腾,道你赶快做出来,然后我再打败你和你那把武器。
郭明宇跟着起哄。
夜深,其他几人闹腾过头早早睡下,吴雪峰安置好苏沐秋和韩文清,搬出两张被单放在沙发上,见方世镜在阳台抽烟,走过去陪他聊天,顺便吹吹风。
杭州今夜天晴,紫黑色的天空还依稀可见几颗星星。
方世镜谈及这趟聚会开销至今为止全是吴雪峰一人摊下,觉得不好意思,本应该让他这工作的人来先摊下。
吴雪峰耸肩,无所谓,“反正最后大家都得AA摊钱,没什么。”
“看不出你还挺有钱的吗。”虽说只是上网费和两次餐钱,但对于学生来说不是个小数目。
吴雪峰坦然,“会点技术活,平时揽活儿赚外快又没怎么花钱,久而久之就有点小积蓄。”
他望了眼卧室的窗户,“你们工作的,也不容易。”
方世镜沿着他看的方向看去,是苏沐秋和叶修二人睡下的卧室。他今天也见着了苏沐秋刷单累趴的场景,虽说有要赶急陪他们聚会的缘由,但看叶修的反应,这事并不少见。他俩不过十六七岁,却担起养家生计的事儿,的确不容易。
“所以你就把聚会点搁杭州?为了照顾他俩?”
“干嘛说破。”吴雪峰笑,“不过吧,林杰他们在北京,你在广州,这杭州恰好在中间,不远也不近。”
方世镜也明晓他用心,两人相视一笑。

一伙人玩了两天。
第三天早上,众人在嘉世网吧附近的公车站告别。林杰、郭明宇和方世镜是提前订好车票和机票的,赶时间,叶修和苏沐秋笑嘻嘻地说就不陪你们去车站和机场了,忒远了。
韩文清买了当天中午的火车,其他三人走后才准备出发,临上公车前,叶修笑道:“这估计再见面就是在赛场上见了。”
韩文清一怔,想来也是,回了句:“赛场上见。”
“加油哦!”苏沐秋说。
韩文清点点头,上了公车,隔着车窗跟他们挥手再见。
窗外的街景不断变化,离嘉世网吧越来越远,韩文清点开手机的相册,翻到一张合影——昨天中午吃饭时让老板帮忙拍的。照片上,苏沐秋和叶修在他旁边笑得开怀,苏沐秋那句“加油哦”在耳边想起。
八月起他就上高三,是时候要跟家里人坦白自己的打算,他握紧右手,像是在回应苏沐秋的鼓舞那般低语。
“我会的。”

这一句承诺,说来轻巧,韩文清却花费一年时间去实现。


tbc.





ps:聚会攻略over,下一章开启韩家攻略。

吃烧烤坐的座位应该是,从叶修右手边开始算依次是:叶修,韩文清,林杰,郭明宇,吴雪峰,方世镜,苏沐秋。

评论(4)
热度(21)

© 上折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