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韩/叶】窄门

-友情向短文
-第三赛季
-一大堆感言放文后


赛场人声鼎沸,尖叫声不断,东道主赢得比赛,嘉世的粉丝们不断高呼着战队队员的名字。

台上吴雪峰等嘉世队员与对方握手。

队长叶秋依旧不出场露面,并不阻碍他成为粉丝们心目中的神。

尖叫声刺耳,韩文清皱眉,同队友本就因输了比赛而心情低落,瞥见韩文清皱眉以为他在恼怒今天的落败,不露痕迹地稍稍远离韩文清,唯有季冷不怵他的气场,跟在韩文清身边跟吴雪峰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场面话。

发布会由霸图先开发布会,韩文清一向都会出席,今次却没什么心情,又只是常规赛,经理也放心交给季冷李艺博他们去应付。

没有同其他队员在客队休息室内休憩,韩文清找了个工作人员指了路,寻到一个基本没有经过的廊道,打开廊道的窗户,深深吸了一口气,才从紧绷的状态中脱离开来。

如叶秋在上赛季所说一般,新赛季起来,霸图队员在经过两个赛季的磨练后,更加成熟,实力上升,但治疗仍是他们最大的隐患。霸图的治疗选手向宇并不弱,但常常会被霸图整体偏快和强硬的攻击节奏打乱,无法真正地稳住大局,顾此失彼。他又是个彻底的主攻手,自认没有叶秋或者已退役的魏琛的战术头脑,无法同叶秋那般兼顾战术指挥和主攻。

韩文清对队员向来是有话直说,好在向宇也不是个锱铢必较的人,他打完这个赛季就准备退役,早在夏休期就满地跑,在各个战队的青训营找好苗子,跑了整个夏休期就找不着,只好回到自家青训营还有网游里慢慢寻找。

常言道欲速则不达,只是如今这般情况,让他更加明了战队的缺陷,可他人却几乎无察觉,只看到战队战绩越发地好。

人性本贪,他想要的不仅是现在的胜利,还有未来的胜利。

越想心情越燥,韩文清从裤袋里掏出一包万宝路,抽出一支含在嘴边,才想起身上没带打火机,也没放下香烟,闻着单纯的烟草味也好。
这烟不是很好,口感偏涩,对于韩文清来说还算可以,偶尔抽上一回便作罢,队里很少有人知道他还会抽烟,不像那家伙,深度烟瘾全联盟皆知……

“老韩?”

韩文清转头,看清对方的脸之前就看见就闻到一股烟味儿。

所以说,不要暗地里惦记他人。

叶秋第一次见韩文清抽烟,新奇得很,走到韩文清旁边,身子搭在窗台上,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打量着他。

“行啊,老韩,认识你这么久居然没发现你是道友?”

“偶尔而已,不像你。”韩文清半垂着眼。

“呵。”叶秋笑了声,不反驳,瞅着瞅着韩文清嘴边的烟,“万宝路,我不大喜欢那味儿。”

“哦。”

叶秋感觉他刚才似乎笑了一下。

“有火吗?”韩文清抖抖嘴边的烟。

叶秋摸摸口袋,只掏出一个红色的烟盒子,耸耸肩,无奈道:“刚比赛完就被老吴收了。”修长的手指指着嘴边的烟,“这个还是跟清洁大叔借的火。”

烟头的火苗明明灭灭,韩文清抬手搭在叶秋肩膀,微微低头,将烟头凑近去接触叶秋的烟,两支烟相抵,不过一会儿便点燃了韩文清的那一支。

他这般作为实在突然,着实把叶秋杀了个措手不及,不过老油条一个,还是很快坦然接受眼前这人蹭他的火。近距离欣赏那张钱包脸,叶秋没被吓着,反倒觉得韩文清仔细看还是可以的,没那么吓人。

香烟已燃,韩文清慢慢移开,深深吸一口烟,吐出,右手晃着指间的烟,“谢了。”

“不用。”叶秋也跟着抽了几口,望向窗外的风景,“我还是不喜欢万宝路的味儿。”

“反正我喜欢。”韩文清说。

“什么时候开始的?”

“去年。”

“比赛有压力?”

韩文清不语。

叶秋有些惊讶,嘴角有些上扬,打趣道,“我可看不出。”

“你呢。”韩文清明显不想聊这个,把问题抛回给叶秋。

“我啊,记不大清了。只记得是为了提神才开始抽的,后来渐渐就离不开了。”

“老吴挺嫌你抽烟。”

“是啊,说什么吸烟有害健康,还编了个尼古丁损脑来唬我。”叶秋无奈。

“吸烟的确不好。”

“至少能缓解一下心里的不痛快。”叶秋立刻接了一句,语速很快,说完,若有所思地抬头看着灰沉的天空。

韩文清见状,不再多问,默默地吞云吐雾。

他似乎明白叶秋所说的不痛快是什么,又不知该怎么开口,交谈是他所不擅长的,此时更是语言匮乏。

一片静默之中,叶秋的烟燃尽,把烟头扔进烟盒里,开口道,“抽快点,待会一起回去。”

微弯的眉眼似乎在述说主人的心情已经好多了,韩文清直视着他,想看清楚这人藏在深处的东西,无果,回复他说,“我又不是路痴,自己会走。”

“这可不是你熟悉的霸图主场,万一你走错门儿给粉丝围攻了怎么办?”

“……”

“我走小路,保证没人围观。”

叶秋指着不远处一个小门,似乎是韩文清方才的路,他脑子一转,发现已经记不清来的路线,遂应了叶秋。

过了把烟瘾收拾好垃圾,叶秋领着韩文清来到一个小门,似乎是为工作人员设置的便利通道,每次只能一人通过,叶秋先进去,韩文清随后。

通道无灯光,仅有尽头出口的光亮指引。

叶秋走在前面,越靠近出口,从背后看去,他的身影慢慢笼罩上一层光雾。

两人一言不发,静静地走完这段昏暗的通道,直到打开那扇门。

fin.



ps:
1.《窄门》安德烈·纪德著作,我对此书的了解源于《文学少女》的终章,文少对窄门的演绎是“天才总是孤独的,不被理解的。”
2.叶修毫无疑问是天才,年少时有苏沐秋,联盟初期有吴雪峰,嘉世后期虽有苏沐橙陪伴,但却无法得到陶轩以及其他队员的理解。
幸好最后有兴欣
3.老韩很厉害,但初期的霸图无法很好让老韩全心力地做他的主攻手,队友待他有所顾忌,有忌惮,从某种意义来说,他能述说烦闷的人可能只有他承认更强的叶修。
但他比老叶幸运,有个能理解他们的荣耀的战队老板,第四赛季来了得力的张新杰,后来又来了林敬言和张佳乐。
4.强大的力量会带来孤独。


评论 ( 7 )
热度 ( 14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