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韩叶/全员】年轮 5-6

-原著流水向,韩叶中心

-下章开始发展相杀相爱

前文:1234


5.
过年热闹,因网游打比赛和代刷赚了不少钱,苏家兄妹寻思着怎么过个热闹年,叶修在吃方面一向讲究简单就好,三人一番协议下决定吃火锅。
苏沐橙一向对这种年节上心,好不容易有个节日的假期,苏沐秋和叶修不想拂了姑奶奶的意思,连忙把网游里春节特供的活动做完,一左一右护在苏沐橙身边,去超市买菜。
这几天温度偏低,灰蒙蒙的天空飘起微微瑞雪,苏沐秋出门时顺带了把伞,挂在手臂上晃悠。
路上经过嘉世网吧,碰见陶轩,两相打个招呼先拜个早年。陶轩谈及网吧二层的改建大概开年不久就能完工,谈笑中不免带上几分高兴和自豪。网吧二楼改成两个片区,一片是训练室,一片是住宿,陶轩知道三个小孩儿的处境,总想着到时划出一间房间给苏沐橙住,让他们一齐搬过来,不用再交对房租。只是苏沐秋兄妹觉得太麻烦陶轩,一直推辞,陶轩见一次就劝一次,现下气氛甚好,又谈起这会事儿。
叶修看他有要谈起住宿一事的势头,赶紧摆出“买菜要趁早”的话头,没等陶轩开口,就被苏沐秋和叶修一唱一和三言两语给带走节奏。陶轩无奈,也只好摆手跟他们说过年后见。
年节当日,超市里的广播不断循环刘德华的恭喜你发财,苏沐橙踩着节奏,左手拿一个青菜,右手从冰柜里挑出一盒肥牛,还指挥着苏沐秋和叶修去其他区域那所需的物品,俨然一副一家之主的风范。
叶修抬头打量着柜子上的各种酱料,凭借良好的视力迅速从瓶瓶罐罐中找到苏沐橙吩咐的辣椒酱,他没听过这个牌子,顶多只知道老干妈。
叶秋很怕辣,只能接受老干妈这种辣度,母亲和家中帮佣的阿姨做辣菜时,总要准备一份辣的一份不辣。父亲有过几句怨言,却没阻止母亲的做法……
叶修绕绕头,顿觉得嘴痒,习惯性摸出口袋里的烟盒儿,又放回去,只想快点买好东西出去抽个烟。
哦,对,还有回去摸摸他的电脑。
过年超市做优惠活动,三人一口气买了一个星期的食材,塞满两台购物车,苏沐秋结账时还是小小心疼了一下,无视叶修的反对从购物车里拿出几袋方便面。
等回到家中煮好汤底洗好菜摆好餐桌,已是晚上七点多,餐桌架在客厅里,正对贴墙边书桌上的两台电脑,其中一台电脑界面开着一个直播平台,正播着春晚开始前的报道。
叶修摆好碗筷,备好三份热汤晾着,坐下后先舀了口清汤暖胃,苏沐秋正好端着两盘菜过来,对他说说:“怎么开了春晚的直播,来来去去都是老套路,有什么好看。”
去年叶修看了不到十分钟就打瞌睡,在家他都直接不看回房里打游戏。
“又不碍事儿。”苏沐秋白了他一眼,“看春晚,才热闹。”
“有我在就热闹了。”叶修打趣道。
“那我还得好好谢谢叶大爷,来来来,给您一块上好的骨头吃。”苏沐秋从火锅来捞出块一点肉都没有的猪骨,笑眯眯地作势要放到叶修碗里。
叶修眯着眼把晚端走,笑道:“不用不用,苏大爷您自个享受吧。”
苏沐橙揣着两瓶饮料和三个杯子从厨房出来,正巧听到两人拌嘴,轻笑一声,把杯子放桌上,开了瓶饮料满上。
播音员

高扬的声音、喜庆的伴乐与三人举杯相碰的喊声相互交杂,火锅炉不断冒出浓烟,汤水咕噜咕噜地响。
饭后收拾完桌椅碗筷,已是九点多,叶修一收拾完就立刻霸住一台电脑,手里利落地打开荣耀,不到一分钟就在公会里组了个队去刷副本。
苏沐秋眼瞧着手痒,又舍不得手机各个微信群QQ群里的红包和一直对兄妹俩照顾有加的邻里问候,索性离开电脑,和苏沐橙窝在沙发里抢红包。
没有手机就是好啊,叶修往烟灰缸里弹烟灰,迅速回到键盘上噼里啪啦敲打起来。
零点一到,游戏的世界频道迅速被各式各样的新年祝语占领,叶修略微瞥了眼,差不多刷了十来分钟消停不少。原本组副本的队友都挂着游戏去发祝福,他在副本外挂了几分钟寻队友皆无果,实在闲来无事,打开几个常去的QQ群,质朴地发了几句“春节快乐”,其他群也就相互回了句“同乐”,唯有不知什么时候被改成“荣耀高手群”的群组里被挤兑了几句。
如索克萨尔的“不要废话发红包最诚意”。
如扫地焚香的“附议且不接受异议”。
又如大漠孤烟的“来打一场”。
叶修嘴里一口饮料差点没喷出来,立刻回了句“大过年的打什么pk。”接上一个翻白眼的表情,切回QQ主界面截自个的钱包,“红包让秋木苏发吧,看,我可没钱。”。
苏沐秋一下子就炸了,立刻甩锅,“我并不认识他。”
苏沐橙趴在苏沐秋肩上看聊天记录,瞧见身边的哥哥虽然嘴上抱怨,却看得出心情十分好,棕色的头发染上一层光晕,好看的眼睛映射手机屏幕的光亮,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发亮似的。
荣耀真是个好游戏呢,苏沐橙心里暗暗赞叹道。

6.
习惯了家校两点一线的大半年高三生活,韩文清心态越发稳定下来,十分按部就班,只当做任务,学习和作业该做的做,几乎没落下每场月考,和父母天衣无缝地瞒过家里那位老爷子。身边同学正因学业繁重和高考将近而烦躁不已,他却能面无表情里透着高兴地早早离了学校,骑单车去接在画室里学画画的妹妹。
虽然每天仅有一小时的网游时间,只能在短时间内为战队资源的积累出一份力,但其余时间,也能在手机通过QQ和微信,同其他人联系沟通战队的事宜,在一些游戏技术上还能帮忙指点一二。
开年后,荣耀联盟于二月正式成立,并在三月份下达公告通知开放战队注册,六月份开放选手注册,正好赶上高考结束,韩文清只需一毕业,签好合同,战队递交资料到联盟总部,就可以正式成为电竞选手。
纵是他这么一个不是情绪表露于表面的人,身边的人也能看得出他心情十分地好,从那张越发冷硬的脸孔看出来。
见儿子这般如鱼得水,韩父感慨一句真是老天都照顾你,太顺了,被韩母一巴掌捂住嘴,挨了一记眼刀,说这种事说出口就不顺了。
大抵是太顺了,老天爷便给他下了一个劫难。
临近高考,韩文清照常备考,亲人们看不出他们一家的算盘,都没有去他们家叨扰。
四月份,霸图战队正式登记注册,五六月份开始征集招聘战队员工。电子竞技虽在形象口碑上不比传统竞技项目那么容易为大众所接受,但多年经营下已渐成一定的商业规模,更何况是荣耀这一可谓是大热爆款的新兴游戏。霸图战队的老板和许多已定队员大多居住在青岛,俱乐部自然也落户在青岛,当地的报纸的体育板块特地开了一栏为霸图战队做报道,写报道的记者许是荣耀的玩家,对荣耀知名玩家如数家珍,霸图俱乐部那边为了吸引眼球透露了已确定是战队成员的成员,倒是没说战队成员的名字,刊登的是游戏中的名字。
韩老爷子自然对电竞不感兴趣,一翻而过,倒是平时在游戏上爱抱韩文清大腿的韩家小辈们在网上和报纸看到新闻,一个激动就说漏嘴,老爷子愣了几秒后,当场怒斥了声“胡闹”,立马抄起电话打给儿子儿媳一问究竟。
彼时已结束高考,早早收拾行李去俱乐部的韩文清接到父母的电话,向战队请了几天假,跟着父母一同去了老爷子居住的叔父家中。
还没进门就听到老爷子的骂声,韩父瞄了眼毫无表情的儿子,又看到身边的妻子也是镇定自如,念及自己跟老父也交战多次,应该能好好熬过这一难关的。
进门不久,老爷子挥舞拐杖对着父子俩一顿臭骂,叔父和叔母试图上前抢下拐杖,屡试屡败。韩文清站在客厅一边,一言不发,静静地接受老爷子的教训,把母亲护在身后,韩父在一旁时不时辩护几句。
“去上学!不奢望你去参军了,但绝对不能去玩什么破游戏!”
“不去,要比赛。”韩文清坚定地说。
“那玩意儿有什么用!立马给我退了!”
“退不了,签了合同,违约要赔款。”
“那点钱我出!”
“我要比赛。”
老爷子见韩文清仍不肯罢休,气急之下抄起拐杖欲往韩文清打过去,韩文清立马回头推开母亲,背对老爷子屈起身体把双手护在怀中。幸好韩父和叔父手脚快,及时拉住老父亲,一番拉扯下拐杖从老爷子手中掉落,轻轻打在韩文清身上。
老爷子实在气得直喘气,儿子儿媳的劝说全然听不进,最看好的孙子不听自己话,放弃正经的上学去打不正经的什么游戏比赛,比他爹当年瞒着他出国学工程还不靠谱。
一生辛苦教养竟出了这俩闹心的,老爷子眉头深皱,气得浑身颤抖,用力一掌拍在客厅的矮桌上,指着越发像年轻的自己的韩文清说。
“比赛是吧,好!拿不到比赛冠军就不要来见我!滚!”

之后,韩父曾试图与老爷子交谈过几次,皆无功而返,有次韩文清一同过去,被老爷子挥拳打得脸颊红肿,后来韩母便勒令不许他再跟去。
几天假很快结束,韩文清脸上的红肿还没完全消肿,浑身散发着“心情不好”的气场,站在俱乐部门前,愣是让守门的大爷吓得差点摔掉手上的杯子,若不是季冷刚好路过,大爷估计这会儿打电话给警察了。
队里的人对韩文清这般模样甚是惊讶,满心疑惑和好奇,韩文清只一味训练打boss,丝毫不谈请假几天发生的事,他们不敢问出口,偏偏最熟悉韩文清的季冷闭口不提,只能私下无聊时猜测一二。
六月底,荣耀联盟通知各战队派人员前往总部进行对接工作,霸图老板指派韩文清和季冷二人一同前去北京,韩文清原想一口回绝,季冷抢在他开口前应下,老板点点头就让他们回去继续训练,自己拐回办公室。
季冷见韩文清不解,苦笑开解道,丁叔看你最近心情不好,借这个机会让你去北京散散心。
霸图的老板姓丁,刚好四十岁,原是小有成就的食品加工厂老板,凭着一腔热血将多年积累投资战队,刚柔并济,性格又好,大家大多称他一句丁叔。
“也就去两天,很快就回来了。”季冷拍拍他的肩膀,心里自己补充一句“你一直黑着脸其他人压力很大的。”
过两天,霸图一行人坐上去北京的飞机。韩文清第一次来北京,对北京的印象除了电视上看过的、书本里学会的,只想起扫地焚香那一口京腔儿的跑火车。
他还记得那家伙叫郭明宇,蛮文艺的名字,可惜了。
夏天的帝都闷热无比,一丝凉风全无,似乎火机一燃都能点爆空气,三人在机场外等出租车,韩文清微微抬头,湛蓝的天空飘着一两片白云,阳光灿烂。
就像去年夏天的杭州。
高三的一年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难熬,杭州的聚会感觉刚结束不久,转眼间就要备战职业联赛,在真正的赛场上一决胜负。
工作日的下午两三点,意外地不塞车,很快就到达联盟总部所在地,让韩文清两人去递交队员档案资料,丁老板则得去主席的办公室走一趟。
“诶,这不是大漠吗?”
档案办公室门口,扫地焚香也就是郭明宇一身短袖短裤衩,一只手插口袋一只手跟韩文清挥手打招呼。
“你好,郭明宇,”韩文清点头,“我叫韩文清。”
“哈哈哈哈哈我不是忘记你名字啦,游戏ID比较亲切嘛。”郭明宇别过头,瞄到韩文清身后的男生手上的皮包,“你们也来交档案?”
“嗯。”
郭明宇指着身后的办公室,“诺,这里,刚好现在没人。”
交档案很简单,核对人数和名单就算完成,一出门,郭明宇靠在门外的墙上,笑嘻嘻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一起走?”
韩文清和季冷对视一会,跟他说,“我们老板还在楼上。”
“那就走这段路。”郭明宇的烟燃尽,烟蒂扔到不远处的垃圾桶。
三人前后走在过道上,不出韩文清所料,郭明宇明显是有什么话要说才在门口等。郭明宇从裤袋掏出烟盒,放在手中拿捏,开口说,“前几天林杰来办事,遇到吴雪峰,也就是嘉世。”
“一叶和秋木苏没来,只有吴雪峰和他们老板,他俩不是很久没上线了……”
韩文清这段时间只记挂家里的事,没怎么注意这个,现在一想似乎也是很久没看到那家伙上线。
“林杰跟他打招呼的时候随口问了几句,吴雪峰居然立刻找了借口不愿多谈离开了。”
“林杰说,吴雪峰当时的表情很难看。不是我乱想,有时候我的直觉还蛮灵的,总感觉他们可能出了什么事……”
比起跟韩文清聊天,郭明宇更像是在自言自语式的发泄,两眼盯着前方,又不知在看什么。大概是有过一次聚会,感觉他们几个人比起其他网游朋友有更深一层的联系。他的这些话,对陌生人说不出口,对队友说不出口,只有也只能跟林杰和韩文清他们说。
“没事的,只是凭空的直觉。”韩文清抬手拍拍他的肩膀。
“但愿吧。”郭明宇有些无奈地笑。
过后,郭明宇先行和朋友一起离开,韩文清和季冷在候客厅等候丁老板,季冷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韩文清则拿着手机在跟家里汇报近况。
他点开手机通讯录,移动页面,停留在一组号码,眼前突然闪现出杭州的两个少年笑谈网游事业的场景和游戏中出招犀利的一叶之秋,随后直接关闭手机屏幕,闭目养神。
两个月后就能在赛场上相遇,不急。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