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韩叶/全员】年轮 7

-原著流水向,韩叶中心

-发展慢到连我自己都嫌弃+起名字真难

前文:12345-6


第一届联赛第一轮,嘉世对蓝雨,皇风对霸图,两场比赛的胜者即嘉世和霸图在下一轮对战,意味着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这两个经常在网游里互怼的老冤家*将第一次在职业赛场上进行比拼,对于荣耀粉丝以及吃瓜路人而言都极具吸引力和话题性。
以至于官方的票务情况远高于预期,甚至有超过第一轮比赛的销售额,金成义主席那叫一个开心啊,从商务部出来之后直接给嘉世和霸图的老板打了个电话好言好语表扬一番。
第二轮霸图主场,嘉世一队在比赛当天,搭乘早班的飞机到达青岛,经霸图战队丁老板的介绍下榻在霸图俱乐部旁边的一家实惠的酒店。
一行人也顾不上午饭,直接粘在床上补觉。从电脑椅上直接被拎到机场的熬夜党叶修更是衣服都没换,直接倒在棉被上一动不动。吴雪峰无奈地摇头,认命般上手脱了叶修的外套,挪动一下把整个人塞到棉被里,一套动作流畅无比。
昨晚不该听这家伙诡辩放纵他熬夜——吴雪峰深深叹了一声,简单收拾下行李,也钻进被窝补觉。

比赛在晚上八点准时开始,开场请了位司仪简简单单走了个过场,两队先后上台,韩文清挑眉看着站在对面的吴雪峰,吴雪峰回应似的跟他点点头。
叶秋不露面似乎并没有让到场的观众减少兴致,毕竟是霸图主场粉丝居多,尚未开赛,粉丝们已经开始呐喊助威,比起比赛选手他们更关注比赛的过程和结果。
最受关注的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在擂台赛厮杀之后,又立刻在团队赛继续博弈,黑色的却邪缠满光效,一次次打散霸图的节奏。
霸图最终以4:6落败于嘉世,观众虽惋惜,却依旧兴奋不已,这场比赛着实激烈,让不少人大呼过瘾,直言这票价太值了。
两队队员从比赛套间走出来回到台上,接受观众们的呐喊,双方握手致意时,不少人还处在方才兴奋的比赛状态中,气息不稳地互相说着客气话。
韩文清就没客气,直接问吴雪峰叶秋在哪儿。
吴雪峰一听,看到韩文清眼里还没消尽的战意。笑着打趣道别急啊,就在后台,晚上撸串,想打多久就打多久。
站韩文清旁边,玩治疗的向佐听到,咬牙道:“真人pk吗!?”
刚才团队赛中频频被一叶之秋打断读条的治疗十分憋屈,握起拳头做出打人的姿势,对面的邹成直接无视他跟后一位霸图队友握手。
“他应该更欢迎上荣耀干架。”吴雪峰笑得更开心了。
霸图众人虽然打得过瘾,但主场败局多少还是不甘心,见吴雪峰一副谈笑风生的模样,心生邪火,难得一致地决定晚上撸串给叶秋下一大堆辣椒辣死他!
有句话叫擒贼先擒王,辣死叶秋就等于赢了嘉世一半的战斗力了!
韩文清不知道身边队友心里燃烧的小心思,哼了一声,就叶秋那身板,真人pk一拳下去估计就game over 了。
后台通道,叶修靠在墙上,正享受着赛后一根烟带来的无比舒爽,突然打了个喷嚏,嘴巴没合上,刚点上的好日子自由落体掉在地上,滚了两圈。
路过的工作人员没看见,一脚踩在纸烟上,恍惚间似乎听到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转头一看对上叶修颇为怨念的眼神。
“……叶队,怎么了?”他小心翼翼地问。
“没。”叶修甩甩手,从裤袋里掏出烟盒,重新抽出一支,还没点上,手上的烟就被一只熟悉的手抢了过去。
“我去,老吴把烟还我!”烟瘾不得解还频频被打断,叶修心生邪火燥到不行,抓住那只手,正正迎上刚下台的两队人马。
顾不上在其他队伍面前的队长形象,叶修左右开弓从自家副队手中把烟抢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嘴边塞,点燃,跨步远离吴雪峰,光注意老吴的九阴白骨爪,愣是没看见离他俩没几步距离的人,没刹住脚步,摔到厚实的东西上。
那人接住他。
脸紧贴黑色的运动衫,一丝烧焦的味儿飘到鼻尖。
黑色的线头微微翘起之际,叶修赶紧把嘴边的烟抽走,抬头,对上一脸正直眼里还冒着点火儿的韩文清。
“叶秋,刚刚团队赛……”
“这时候说什么比赛。”运动衫的线头扎眼得很,叶修皱眉头,打断韩文清,“怎么不躲着,差点烧了你衣服。”
韩文清后知后觉,胸前残留着余热,低头瞄了眼胸前翘起的线头,火丝儿只烧了表层,毫不在意,“没感觉。”
这话从韩文清口中跑出来,一点都没有违和感———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心里这么想。
叶修深深吸了一口烟,吐出,“也是,一看就知道你皮厚。”
韩文清没搭理叶修的垃圾话,借着身高优势向四周扫了一眼,在嘉世众人所在的方向停留了一会。烟头慢慢地燃烧,叶修自顾自地享受了会烟草带来的快感,眼睛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与韩文清的视线正好对上,他的嘴巴张开了点,似乎要说什么,被突然传来的声音打断。
廊道不远处走过来几个人,招呼他们离开场馆,说是宵夜的餐位订好了,就等着他们过去。
眼角瞥见韩文清没有要补上刚才没说的话,转身已经去嘱咐队友带好随身物品准备离开,叶修也没在意,乖乖跟着吴雪峰回客队备战室带齐他们的行李物品。
宵夜定在霸图俱乐部附近的一家烧烤摊上,老板见是老主顾,好心搬来几张方桌拼了张大桌,足够他们两队二十来人凑成一桌。下了赛场也不过是年轻气盛的同道好友,众人吃食饮料一吃一喝便熟络起来,好不热闹。起初大家还按着队伍泾渭分明地分了两边坐,两相熟悉起来便开始换位,那边的两位治疗异口同声地发出当奶妈真难的愤慨,吴雪峰则和霸图的副队梁家成惺惺相惜,叶修坐在他俩隔壁,啃骨肉相连的间隙听到一两句说队长真难搞的抱怨。
几个年纪稍大点的叫了几听啤酒,起哄着要灌几个年纪小的,吴雪峰恰好去上厕所,没人可以帮忙拦着,叶修见势赶紧借口尿遁,才刚起身,就被季冷和向佐挡住不让走。
“人有三急......”
“喝了这杯再去解决也行啊。”季冷眯着眼笑得让叶修心里警铃大响,只恨不是在游戏里能抄起他的却邪一把突破眼前的人墙。
“就是,今儿嘉世赢了,作为队长你怎么也得让我敬你一杯。”梁家成倒了杯啤酒,塞到叶修手上。
回想起之前一杯倒的痛苦经历,叶修真不想再来一次,再者队里的人除了吴雪峰其他人都不知道他的酒量,现在也跟着其他人起哄看戏。他无奈地看着手里的啤酒,内心念着如果五秒内老吴再不回来他可就gg了......
诶,不对,好像还有人知道他的酒量?
视野内闯进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直接取过叶修手中握不紧的酒杯,叶修沿着这只手移动的方向望去,只看到手的主人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饮尽后说了句:“这家伙喝酒会过敏,我替他喝了。”转头又对他说,“你不是要去厕所吗?”
叶修闻言立马点头,趁季冷和向佐还处在惊讶发呆之际立刻溜之大吉。
灌酒的人见目标之一已跑,又不敢去惹韩文清,只好转移目标继续玩闹,倒是季冷觉得新奇,凑到韩文清旁边问他怎么知道叶秋喝酒会过敏,说完自己又嘀咕“他怎么不说”。韩文清简单回了句之前有听他说过,拿起自己的杯子又喝了杯啤酒,引来副队一阵哀嚎让他不要喝太多。

烧烤摊走出来便是条大街,叶修随便找了个地方靠墙上抽烟消磨时间,四处张望时看到路边的便利店,把抽完的烟头扔进垃圾桶,走过去便利店借问是否能打电话。这个时间点还早,苏沐橙应该还没睡,虽说网络消息发达,不过他还是想打个电话跟小姑娘亲口报个好消息。

等回到烧烤摊上,原本的座位已经被其他人霸占了,他只好寻其他空位坐下,恰好是韩文清的邻座。念及刚才的救急,叶修从餐盘上夹来一块鸡翅,刷上一层酱,搁到韩文清盘子里,借花献佛。

“老韩,刚才谢谢啦。”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不用。”直接拿起鸡翅开吃,丝毫不畏惧鸡翅上红艳艳的辣椒酱。

鼻尖缠绕着肉香味和淡淡的烟草味,想来估计身边的人又跑去抽烟了,侧头瞥见叶修已经和其他人攀谈聊天起来,韩文清回头,收回想问话的念头,闷头喝光自己杯里的茶饮。



tbc


ps:“老冤家”来自番外《决战之时》


评论 ( 5 )
热度 ( 20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