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韩叶】森水录 00-09

-魔女集会paro,前名darling,重新整理,新加了内容
-真不知道会写多少,越写越多
-反正先标个一就是了


00.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森林,森林里有个看似不大的池,池中央有座屋子,屋子里住着位无所不能的魔女。
水面上没有任何桥梁,也没有船只。想要见到那位魔女,需脱鞋入池,怀着或是赤诚或是真切之心踏水而过,才能靠近那间屋子。
曾有人搬来竹排,入水划船,还没见着屋子,却已到了对岸。
也有人真真赤足踏水而行,见到了魔女,向魔女许愿,得偿所愿,偏偏对魔女的事只字不提。
因魔女甚少外出,附近城镇上下好几代人口耳相传歪了,莫名其妙成了“森林里住着个会吃人的丑陋魔女”。
过了很久很久,也渐渐没什么人踏入那片森林,踏进那座池。


01.
“会吃人的丑陋魔女”、魔女届的奇葩、万千术法的创始者、性别为男的叶修,难得出门买个果蔬和食物,顺带感受下群居社会的生活氛围。自打给家里装了宽带和电脑,原本宅居的他变得更宅,若非实在不好把自个屋子定为接收快递的地点,他或许都不要一周出来一次拿快递买果蔬。
走出城镇,前往郊区的路上行人越发地少,叶修侧目而视,慢慢靠近路边的林区,趁前后无人注意,闪身躲进树木之间。
这可不是他的森林,但主要是无人区就好办事多了,叶修用右手捏个决,紫光一闪,瞬间在原地消失,又瞬间在他的小屋前出现。
刚落地迈开一步,他被某种障碍物绊了个狗啃屎。
shit…??
不对,两百多年来都没人光顾他的池子。
他支撑起身子,低头,脚边处躺着一个湿漉漉的泥球,身子骨不大,翻过正面一看,果真是个少年。


02.
待把小家伙整顿干净,叶修觉得他好像捡了个黑社会的孩子。
面相长得略凶。
黑社会的孩子睁开眼睛醒过来,映入眼帘的画面不是想象中的蓝色天空也不是白花花的天花板,而是一张脸。
叶修正在帮他盖被子,正好对上视线。
“你谁啊。”黑社会的小孩这么说道。
说话也很黑社会呢,叶修想着并说出来了。
小孩眉头一皱,凶巴巴的,像是反应不过来。


03.
虽然小孩更想知道为什么传说中的魔女居然是个男的,面对魔女煮的看相不怎好的汤面和饥饿辘辘的肚子,他选择先老老实实地回答叶修提出的问题。
“叫什么名字?”
“韩文清。”
“鞋子呢?”
“额,好像跑着跑着就烂掉了。”
“怎么找到这儿的?”
“随便跑,就跑来了。”
“你家在哪儿?”
“没有家。”韩文清抬起眼睛,直直看着叶修的背影,“我在孤儿院长大的,但院长走了,新的老师总是打人,我就跑出来了。”
话毕,叶修端来一碗面放在他身前的桌面上,湿漉漉的雾气蒙了小孩儿的眼,看不清叶修的表情。
“先吃吧。”


04.
韩文清从孤儿院跑出来后,不识路,身上又没钱,便随处游走,在路上遇上几个疑似人贩子的跟踪他,他直觉不能久留,拐进附近的森林后拼命地跑,跑到再也听不到后面的脚步声……
到后来,他完全是无意识地,处于本能的跑动,连鞋子早就磨破、脚底蹭破了皮沁出血水都没有发觉,待到渡过了那个池子,踏上池中岛,心里开始恢复平静的同时疲倦感和痛感扑面而来,狠狠击倒了他,晕倒在池边。
叶修本着良心,想少年是未来的花朵,好好养护几天再帮他找个妥善的地方安置,没料到刚精神两天的少年突然就又倒了。
脚上的伤不重,但运动过量和过度疲劳带来的危害远比皮肉伤来的严重。没过几天,韩文清腿部的轻微骨折还未痊愈,就开始发高烧,躺在床上呼吸越发困难。
苍白的脸上不断冒出的豆大的汗珠,叶修放下自己配制的药水,把刚洗好的黑斗篷套在韩文清身上,一把抱起他,用能力催动手上的手串,唤出转移术法。
他决定去微草堂,找方士谦。


05.
从前某个城镇上,有家以医术高明,药草极佳的医馆微草堂,堂里有个眼睛大小不一的掌柜兼医师王杰希,还有个不出诊但他徒弟出诊的神医,人称治疗之神方士谦。
方士谦虽然既看不惯王杰希又不爽叶修,但他对病人是始终如一尽心尽责。
即便叶修突然出现在他家里把他前两天刚布置好的棋座砸了,他也就先揍了罪魁祸首一拳,然后立马接过叶修怀里的少年,直往屋里走。
留下脸上挨了一拳的叶修跟刚赢了一盘棋的王杰希大眼瞪小眼。
“嘿,大眼儿。”
“怎么?”
“煮个鸡蛋给我敷敷呗。”
“慢走不送。”
“我家小子还在老方手上呢!”叶修起身,轻拍掉身上的尘土,瞥了眼正打量他的王杰希。
王杰希收回打量的目光,转头望向不远处的房屋,一身白衣的方士谦刚好出现在窗户边上,表情扭曲、扯着喉咙叫他们过来帮忙。
“叶修,奉劝你一句。”
“干哈?”
“你的,或者说是我们的时间,与常人不同。”王杰希整理好衣襟和衣袖,迈步往屋内走去。
院子里的榕树已经到了落叶的时节,地面上零零散散落着绿色或泛黄的叶子,没有什么比绿植更能感受到季节的变化。这也是为什么王杰希总会在自己的住地种下许多树和盆栽,用他的话来说,算是个显眼的计时道具。
活了这么多年,叶修怎么不明白这个事实。
“我可比你们大得多啊。”他低声自语。


06.
韩文清做了一个梦。
梦境里,他飘在水域中,明明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却不断地往下沉,意识模糊,像是溶于这无纯净的水中,渐渐空白。
在闭上眼睛前的那一瞬间,隐约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眼前忽然蒙上一层颜色,随即完全失去了意识。


07.
叶修说他病晕了,然后医好了。
初醒时,叶修时时守在他床边,嘘这寒问那暖,他自觉只是发了个烧没什么大不了,认为叶修大惊小怪,直到全身软糯无法使力起身才相信,勉强努力习惯时时有人照顾。叶修在照顾病人方面十分有经验,消炎换药、探脉观察,他做来毫无违和感。韩文清问他以前当过医师么,他只是笑着摇摇头以示否认。
别人似乎也没见过他这般作为。那个叫方士谦的医生有次撞见叶修帮他腿上的伤抹药,新奇无比,直直揶揄叶修转了性。
他们在微草堂住了大半个月,名为留院观察。方士谦或许是许久没给病患治病,对他十分热情,动不动就嘘寒问暖,其余时间不是在跟长着大小眼的堂主抬扛,就是同叶修打嘴炮。
身体逐渐康复,他到院子里散步,经常遇上方士谦的徒弟,一来二去熟识起来,老跟他感慨这微草堂的后院已经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过两天,王杰希不知从来捡来个孩子收为徒弟,这后院更热闹了。
那小孩看上去柔弱胆怯,却能以身试毒,尝试各种毒性草植,饶是眼高如方士谦 ,也不得不承认王杰希的眼光够毒辣。
自打韩文清身体好转,叶修停了贴身照顾,闲来无事,看那小子热衷试毒,偷偷拐带他跑去最近的山上寻药草,回来后被王杰希偷偷在茶水里灌了瓶泻药,整得瘫在卧榻上怀疑人生。
“活该。”韩文清端来一碗药水,没好气地戳了戳叶修软趴趴的肚子,“让你多管闲事。”
叶修维持意识放空的状态,仰着头盯着房顶的天花板,“太无聊了,最近……”
“哼。”韩文清低哼一声,倒不驳他,本就是为了观察自己的病情才留在这儿许久,除了每天例行去给方士谦探脉,其余时间他也很无聊。
但是他又不想离开这里。离了这儿,他可能、或许不能再跟叶修一起生活,叶修可能会送他去其他地方生活。本来只是过客,他能救助自己已是仁至义尽。听闻魔女行事向来需索求之人付出相应的代价,虽然这人不是个正经的魔女(从性别上),但是……
“小韩啊。”叶修突然出声,打断韩文清的思绪。
“干嘛?”之前有次叶修叫他文清,愣是把韩文清本人都激出一身鸡皮疙瘩,实在受不了,遂让他改称呼。
“以前老王帮我看了套房子,在H城。”叶修松松已经僵硬的脖颈,伸手拿起桌上的瓷碗,“老方说你的身子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过几天回我屋里收拾点东西,咱搬到H城去住。”
说完,把碗里只有余温的药水一饮而尽,眼角瞥见反应不过来的韩文清,放下瓷碗,抬手掐了把这半月来才养出来的脸颊肉。
“以后,哥养你。”


08.
过没多久,叶修便让韩文清收拾东西准备回去。韩文清收拾东西时总忍不住多看几眼这屋子。从孤儿院跑出来后一直在流浪,没有个固定的住所;虽是因为遇上叶修又生了病才来到微草堂这里,但住久了,微草堂的人又待他这样好,多少生出些舍不得的情绪。
叶修见着,也不说什么,只摸摸少年的寸头。
方士谦给韩文清写了几幅调理身体的药方,抓药包了几扎中药,外加亲笔写的一小本医嘱,叫袁柏清打包成个小包裹让他们带回去。临走前,王杰希给了叶修个东西,听说是个信物,可以凭此找到微草堂的所在地。
后来韩文清才知道微草堂从无真正的落户之处,喜欢到哪儿就在哪儿住上几年,全看老板和神医的心情,若无堂主给的信物,能找到微草堂全靠运气。
叶修带着韩文清用术法回到林中的木屋内。当时韩文清才来两天还一直躺床上,叶修还未来得及给他置办些物品就匆匆带他去了微草堂,是以韩文清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带去H城。
因帮叶修收拾东西,韩文清才真正看清叶修的屋子——楼下是客厅、厨房、两间卧室和一间书房。书房里三面墙全是摆满了书的书柜,书桌摆了台电脑,叶修没少抱怨电脑太旧想丢了。他先前住的是叶修的卧室,床桌椅柜,十分普通;另一间看上去像是女孩子的房间,似乎是叶修的妹妹,还有层放杂物的阁楼,叶修说这两处的东西不用带过去,留在这儿就好。
“放着不管,这样安全吗?”韩文清关上另一间卧室的门。
叶修坐在沙发上,背对着他,“到时设个结界,把这屋子和水池完全与外界隔离开来就好,没人能够闯进来。”
“而且,那丫头也说过偶尔会回来住住,她的东西就这样放着就好。”
不用半天的时间,叶修便打包好自己的事物,一些随身衣物和重要的东西,总共就一个箱子的东西。这屋里的东西多数陈旧,搬过去也没什么用,他打算到时在新屋里画个阵法,建个通道直通这里,偶尔想拿本书取样东西才方便。
王杰希帮忙购置的是已经装修好的商品房,直接搬过去入住即可。两人带着两个背包,一个行李箱,十分轻松地离开了木屋。到了水池外,叶修回头念了个咒语,只见原本清晰可见的池中屋及水池渐渐蒙上一层薄雾,直至完全被遮盖,忽来一阵风吹散薄雾,再也不见什么水池和木屋,取而代之的是与周围一致的土地和树植。
这片树林依旧像往常一样鲜有人踏入,入耳即是树叶相互碰撞的声响和鸟鸣声,偶尔会有野兔或野猫踏足,走来这池边饮水解渴,有一年苏沐橙看到有只常来的小花猫可爱,起了饲养的念头,养了很长一段时间。猫儿去世时哭得难受,后来也没有再养宠物了。
那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儿。
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离开过这里。
右手突然传来温度和柔软的触感。他微微低头,正对上小男孩的双眼,小男孩的手紧紧握住比他大得多的手掌,原本透着凉意的右手渐渐被捂暖。
叶修反握住他的手,轻轻地笑,“走吧。”


09.
刚到H城,正值春暖花开,走在路上都能盛了一肩碎花瓣。外出置办家居用品的路上,叶修见路边摊上的几盆绿植长得甚好,还有株开得红艳的海棠,便买回家中,摆在客厅外的阳台。
每当韩文清放学回家,往外一瞧,不出意料地见到,阳台外的绿色又多了一片,修长的身影驻足于绿色当中,吞吐云雾,手上的喷水壶散出细碎的水花,在夕阳下微微发亮。
他似乎察觉到视线,斜过头跟他打招呼。
落地窗隔开了他和叶修所处的两个真实空间,仿佛也是隔开两人所处的世界的一道墙。
是以韩文清有时会想,叶修是不是不喜欢城市里的生活,想念以前森林的日子?
来到H城,也似乎没有真正离开那个森林,那座木屋。每到周末,叶修会带着他通过书房墙上画的阵法回到木屋,翻出几本旧书,手把手地教他一些基础的术法,说是防止以后遇到邪物可以自我防御。
韩文清心想有你在还怕什么邪物,但又生出几分欣喜,少年心性好奇心作祟,他很是热衷于这些看上去十分酷炫的术法,尤其是关于火焰的术法,相当容易上手。
太过上手的后果就是之后练习的时候不小心烧了叶修一件袍子。


tbc.

评论
热度 ( 21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