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韩叶】森水录 10-13

-魔女集会paro,年下攻养成日记
-写着写着想起了xxxholicಥ_ಥ


10.
学校新家两点一线,韩文清渐渐习惯平淡悠闲的新生活。同学们也似乎不怎么在意他的监护人与他不同姓,只是老师偶尔投来的同情目光让他感觉不适。
每天放学回家,从书房里把叶修拉出来晒晒夕阳活动筋骨成为他的例行工作。
很长一段时间,韩文清并不清楚叶修在做什么工作,仅仅只知道连着他手机的银行卡每月都会增加四位数甚至五位数的金额。直到小升初开家长会,叶修才透露他在做的是互联网相关的工作。
至于是什么工作,后来韩文清全见识了。
网站设计,写程序代码是副业,主业是打网游,当打手、抢boss、刷副本和pk胜率,叶修宛如个人形外挂,整天窝家里写代码之余上网游虐打网游公会。
有时作为叶修的小员工在旁边打辅助,试想自己是那些网游公会的人,斜眼撇了眼咬着烟、一副轻松模样手上速度却不减的叶修,忍不住萌生出这种想法:
这人真的好欠揍。


11.
初中的男孩子身子长个特别夸张。前些日子还只是齐肩,稍微没注意就得要仰着头才能对视。
有次苏沐橙和楚云秀刚好坐飞机回中国,顺道看望他们,被来开门的韩文清给吓着了。她们俩第一次来的时候,韩文清才读五年级,虽说是同龄人里的高个,但对于三个成年人而言着实比较矮,脸上还带着稚气。苏沐橙每年都会回来几次,好歹算是经常与韩文清见面。这才半年没见,韩文清的身高已长到175左右,因长相而带来的霸气气质也随着身高和五官的长开越发地凸显。
唯二减弱他的气质的大概是他身上的校服和坠在锁骨处的银戒。
韩文清无奈轻叹一声,尽量不去皱眉头,招呼两位姐姐进屋入座。相对于叶修其他“好友”,他还是很欢迎苏沐橙和楚云秀的到来,一来这两人虽爱打趣他但程度适中也从无过分之举,二来苏沐橙待他如弟,每年的生日礼物从没落下过,三是……苏沐橙来的话,叶修窝书房的时间会大大减少。
虽然他也喜欢和叶修一起打网游。
把叶修从书房里拉出来陪楚苏二人,韩文清转身去收拾房间。这两人一来看望他们便会留宿几天,每回叶修都把主卧让给两个女生,自己跑去跟韩文清挤一窝,还不时感慨当初给韩文清房间换了张双人床简直是神来之笔。
高大的背影消失在廊道,苏沐橙收回目光,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一下子就长大了。”
“可不是,”靠在落地窗边吞云吐雾,楚云秀想起刚刚在门口的一幕,忍不住勾起嘴角,“也不知是这H城养人,还是他本身体质好。”
“还不是我养大的。”叶修挑眉。
“呵,你那不叫养大,你那是放养。”楚云秀扭过头顽皮地吐舌头。
“放养也需要我赚的钱哦,楚大大。”
楚云秀气结,干脆直接跑去阳台外边抽烟。因与苏沐橙相熟,她对叶修的了解也颇多,这满阳台本该悉心照料的葱葱绿植很大程度上也是放养而成,偏偏这绿植还挺为主人争气,长得特好。楚云秀尤其钟爱其中的海棠,艳丽耀眼。去年是长得过盛,她要了一些移植到当时住的地方,约摸是水土不服,花还没开就死了。
以至于她有段时间十分想回来定居。
也不知从哪儿知道她的花死了,楚云秀某天收到一个快递包,寄件人是韩文清,里面有很多不同的花种还有种植说明,写得十分详细。
她真心希望那孩子能幸福,所以取了珍藏已久的银料打了那只银戒送给韩文清,祝愿他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12.
一局pk打完,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已是2:00,叶修揉揉眼睛,闭上眼缓解酸涩。电脑关机,关上书房及客厅的灯,轻手轻脚往次卧走去。门半阖着,室内仅有夜灯照明,双人床上留了大半空位,叶修脱掉外套,靠在床榻边坐下,端量着一旁熟睡的少年微微出神。
才初二,小孩儿的身高已经快超过他了,因常锻炼身材也好,五官越发硬朗……
这种我家有儿初长成的老妈子想法是怎么回事呢——叶修扶额。
“还不睡吗?”
叶修一怔,对上男孩略带怨念的眼睛。男孩困意朦胧,打了个哈欠,眼角泛出泪珠的样子惹得叶修莞尔一笑,立马掀起被子往里钻,躺倒在大床上,长手一伸把睡在边上的大男孩给捞到身边。消了大半困意的韩文清直接皱起眉头,没好气地给眼前一脸坏笑的老狐狸一记眼刀。学校的同学们见他这样早就跑得没影,偏偏叶修不吃他这套,还特起劲儿地上手撸了把他的头发。
“别闹!”韩文清抓住在他头上作乱的右手,塞进被窝里,“明天我还要上课,睡觉!”
“就一会儿,也不耽搁。”不挣开韩文清的束缚,两只手也就顺势落到棉被上,两人面对面对视,眼神扫过韩文清空荡荡的脖子,“戒指呢?”
“勒脖子,难受,搁床头柜了。”
从前云秀铸这戒指,没多想,直接量了当时韩文清的手指骨尺寸去。过没多久韩文清开始长身体,指骨不同往日,只剩尾指勉强可戴。叶修想一个大男孩戴尾指过于别扭,只好取了条银链给他系在脖子。
打成戒指的银石颇为稀有,与玉石一样有辟邪挡灾的用处,韩文清与他生活许久,体质不同常人,虽练有术法,难免会招引些脏东西。戒指附身,总算是个护身符,他也好放心。
叶修缓缓反握住那只骨骼分明的大手,指尖轻抚手背上微微凸起的血管,“明早记得带上。”
“嗯。”
“睡吧,晚安。”
“晚安。”


13.
次卧的门儿没关紧,楚云秀夜里起来抽烟消瘾,一时兴起透过门缝往里敲,微弱的灯光下,仅见灰蓝色的被子上,两只手交叠。
总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她缓步走回主卧。客厅的落地窗门没拉上窗帘,大片的月光洒在阳台和客厅边上,浅色调的布艺沙发上落着两三本书,几个玻璃杯还摆放在茶几上,隐隐泛着淡蓝色的光晕。
她居然一时分不清,内心深处的情绪有几分羡慕,几分欣喜,几分难过。


tbc.


评论
热度 ( 20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