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生贺/韩叶】Giving

-老韩生日快乐!!生日当天流水账,很平淡

————

01.
闹市人潮涌动,女子帷帐蒙面,手上的花灯衬得长裙艳丽,男子或是执扇或也执灯,好不潇洒。长啸一声,墨色天空突然绽开出五彩的花火、引得行人阵阵惊呼。
韩文清觉得自己在做梦。
不然站在这古香古色的夜市花街中,穿一身暗红圆领袍,头顶深色布帽,手里还被同样衣着的张佳乐和林敬言塞了张面具,似乎对着自己龇牙咧嘴。
面具看上去很眼熟,他脑海里回想着荣耀游戏里那些职业的服装特色,想这在做梦,梦到的东西大约会跟荣耀有关,几分钟,搜索无果,轻叹了一声。
穿过重重人群,张佳乐咬着只糖葫芦,眉眼带笑,灯火照亮他浅色的眼眸,一扫往日的忧郁,拉着他往前走,嘴上噼里啪啦地吐字,埋怨张新杰管得忒严,难得来一趟长安又是元宵佳节,还束管他们不得晚归,当真无趣。
难怪孙哲平会对他上心。
韩文清决定放弃思考为何身在此处还有这奇怪的设定,手里糖画透亮诱人,他咬了口,温润的甜味在口中化开,真实得吓人。
游人越来越多,人头涌动,稍不注意,已不见林敬言和张佳乐两人身影,行人中男性服饰大同小异,在他看来没有什么区别。略微回想两人的面具和服饰,脚步没停下,随着大多数行人的方向走去。
明明只是蜡烛灯火,却如同现代灯光似的明亮,比起冷色的电光,更多了一份橙黄的温度,女子发髻上的珠钗隐隐发亮,商贩叫卖此起彼伏,天空时不时点上烟花。韩文清不喜欢吵闹,可不排斥这种人情味儿的热闹,路上有人分发花灯,莫名被塞在手中,也随意拿着,莲花状的纸灯小巧可爱,和他画风十分不一样。
眼前突然有人相向而行,步伐很快,韩文清侧身欲图避开,可移动空间过小,根本躲闪不来,那人似乎没怎么注意行人,直直往前走,不出意料地撞到他肩膀上,借路过的人挡着堪堪站稳,系着铜制的面具的红绳“啪”地一声断开,掉落到地上。
韩文清弯腰去捡那副面具,双目怒睁,嘴边冒出两只犬牙,额上也有兽角,瞧来不像自己所认知的中国风的面具,倒像是………
尚未思索出答案,面具便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捡起,他挺身,面对面看着那人面具覆面,正屈手系红绳。
韩文清莫名生出一丝冲动,轻手掀起尚未系紧的面具,那人没作反抗,任由他动作,露出面具后的真容。
与那人的眼眸对视的一瞬间,眼前突然一片漆黑。


02.
果然是在做梦。
身体用头晕抗议睡眠不足,伸手触及窗帘,拉开,灰蓝色天空带有不刺眼的光亮,还未染上日出的橙黄,转眼看闹钟,才四点多。韩文清还没有练就四点起床锻炼的习惯,拉紧窗帘,头陷入绵枕,准备再次入睡。
两分钟后,宣告失败。
灰白的天花板早就没了先前的完美无瑕,裂纹散落在各处,韩文清睁着眼睛,在天花板上描绘出梦里那副面具。
人常说梦醒就忘记所梦之物,他还记得清楚,也想起那面具为何眼熟。忘记是几年前,四期生成员结队去日本游玩,捎回来一大箱礼物,送了大半个联盟,送到他手上的是个能乐面具,蹙眉怒目,犬牙硕大,听说是他们一众人投票选出来的,按黄少天的说法,就是和他特别像。
这副面具没留在俱乐部,放在他的公寓里,挂在玄关处,辟邪镇宅。
实在无聊,拿起手机,微信微博都飘着大红的“99+”,先点开微信,数十条信息连续冒出,震得手发麻,无外乎是生日快乐的祝语,有霸图,有联盟相识相熟的,有亲朋好友,大多在零点时分发来,那会儿他已经入睡,手机调了飞行模式。这样的情况每年都有,最初他还一一回复答谢,现下只挑霸图众人及关系好的的人回复,剩下的,一条朋友圈统一感谢。
再来是微博。霸图官微掐点发了生日祝福,现已有上万转发量,粉丝站子转发不说,一票儿夜猫子职业选手也凑热闹,一来二去越转越多,顶上热搜榜,估计宣传部的人现在得笑到脸都酸了。
他点开那条微博,转发,简单两个字——谢谢。
关掉提示框,扫了眼转发列表,意外地看到叶修的名字,后边带了一大堆“震惊”“是真的叶修”“要变天了”的评论,想来也是正常的霸图粉丝反应。
黄少天大概是嫌弃微博限制他发挥文采,直接上一张长微博,鉴于往常的经验,他选择无视,虽然这条转发兼评论的点赞最多,顶在最前头的。
眼睛已然酸涩,他关掉手机,搁在床头柜,闭上眼睛。离平时早起的时间还有一个多钟,今天还有训练,总之,先睡。


03.
韩文清晨练后回宿舍冲凉,换上队服,走去食堂,断断续续有人见他就道生日祝福,一路上竟也收了五六个礼物盒。
时间还早,食堂人不多,打饭的档口没什么人,韩文清走过去,还未开口,那档口的阿姨便憨笑着端来一碗寿面,说是专门起早手工擀的,清汤长面,葱花点缀,餐盘上另有一叠酱牛肉。
食堂的叔叔阿姨早就把他们这些老队员的生日牢记于心,在那一天只做一人份的霸图特供寿面,有时队员退役,隔年还照常做了寿面,完了才记起,总免不了唏嘘感慨一番。
“小韩,又一年了。”阿姨说。
他点点头,说道:“谢谢阿姨。”
还是熟悉的味道,是季冷吃了能感动哭的味道,是李艺博能感慨出一篇作文的味道,是贾世明不喜欢但会全部吃完的味道,是郑乘风特地打包给他老婆的味道。
林敬言那两年生日,正巧是劳动节,放假前一天,阿姨们特地做了寿面提前祝他生日,还备了南京鸭肉。
在其他人看来,他是霸图的队长,主心骨,精神象征,在相处十年的食堂阿姨看来,他只是个慢慢长大的孩子,他们真切见证了一个十八少年如何成为现在这副模样。
思绪万千,也只在早餐这段时间徘徊,餐毕就是晨会,再来就是日常训练。
晨会大多是讲一下今日训练安排和下一场比赛的一些准备汇报。韩文清最早到,打开训练室的灯,手头的礼物搁在茶水间,回到训练室已有张新杰和宋奇英在开电脑,身后走来张佳乐,见到他眼睛一亮,忙问今儿早上有收到什么礼物。
一开始张佳乐以为霸图管束严厉作风严肃是不会给队员过生日,等到他生日那天,只从宿舍往食堂走,就被刚来上班的各部门人员塞了好几个礼物,午休在饭堂又被送了几个,惊喜万分之余那天的训练也状态直升。
后来才知道,生日可以过,但不可以在训练时间闹,所以大家才挑上班时间或者午休才来送。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说:“还没拆,休息再看。”张佳乐一听便敛了兴奋劲,他瞧见,又说,“都是寻常玩意儿,我比较期待你们的礼物。”
张佳乐无奈笑了声,长手搭上他厚实的肩膀,说:“那我们可得好好努力,争取拿个十比零送你。”
宋奇英用力地点点头,张新杰则笑而不语。
队友们送给他的礼物,几年来一直不变——没有什么比一场胜利更适合作他的生日礼物。


04.
上午休息期间,张佳乐带头,领衔一众小年轻把上午韩文清收到的礼物全拆了。有各部门送来的,像技术部以大漠孤烟的头带为原型做成一只手表;有霸图粉丝们送来的,红玫瑰巧克力比比皆是;有联盟其他好友送来的,像黄少天送来一副高级耳机(张佳乐评此礼物恶意满满),林敬言送的是一只apple watch,真要算的话还属王杰希送的礼物最重,京x派送来一只按摩椅,阵仗之大,把前台的小姐姐都给吓坏了。
魔术师的脑回路果然不是一般人可比的,韩文清签下快递,决定把这按摩椅安置在茶水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05.
下午训练结束,韩文清收拾好东西,开车离开俱乐部。
先前父母跟他约好,生日那天出去聚餐。
职业选手十年,他在俱乐部的时间比在家的时间还长,夏休有时留在青训营带新兵蛋子,有时也只是回到公寓里独处,除了过年过节,也只有生日这天是雷打不动地要跟父母聚餐。
父亲定了家出名的馆子,饭点时特别热闹,下车前,从车内翻出和口罩,带上,下车,进馆子,寻着路找到包间。
选择这条路,父母没少做反对,后来看他闯出名堂,也不再深究,只是年岁渐长,多少担心起未来退役的生活。
母亲还是一如既往地嘘寒问暖,好像是仪式,无论如何非做不可。他见母亲身上衣服不多,忍不住蹙眉,虽说近来转暖,但到底还是初春,夜风寒冷,加上天气难以捉摸,一不小心就会着凉。
“妈,多穿几件,天气还冷。”
“开车来的,哪会冷。”母亲笑弯了眉眼,“你这话倒跟你爸说的一样。”
火锅滚烫,两三盘肉菜下锅,父亲喝了口茶,问韩文清还打算打几年。
口中的鸡肉吞咽入胃,他抬眼,直视父亲,“打不动了,就退。”
“以后呢。”
“拿工资入股了霸图。有想先去大学进修,联盟那边也有打算招我过去就职。”
“很好。”他看见父亲嘴角扬起,满意地点点头,“你有你自己的打算,我和老婆子退役后也可以好生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你说谁是老婆子?!”母亲笑骂自己老公,往他手臂砸了一拳。
“妈还年轻。”韩文清毫不犹豫站在母亲这边。
“好好好你不老!年轻得跟小姑娘似的。”


06.
亲戚家的小孩为了方便上学,借住在家中,韩文清的房间自然也借给小孩住,他没久留,和父母聊了一段时间后便起身离开。本想回俱乐部,停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玻璃车窗外,街上灯光红黄缤纷,两道大楼及绿树都罩上一层彩色光晕,还有些刺眼的光亮,直冲云霄,染得漆黑的天空都成了紫色,丝毫不见星月。
渐渐地,眼前的景象与梦中的街道重合。
他改了主意,决定回许久没去的公寓。
路上接到个电话,他不方便接,蓝牙连上车内智能系统,语音控制接通电话,熟悉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老韩呐,破蛋日快乐,来老地方。”
“……你什么时候到?”韩文清望了眼GPS导航,又改了次目标地点。
“一个小时前吧,刚下飞机不久。”风声透过电磁波投放出来,有些难听,对方颤抖着声音,“你给我带件衣服来,冷死了。”
“我开车。”韩文清拐个弯,思索一番,“车上有毯子。”
“都行,快来。”
路边行人越发减少,韩文清按记忆中的路线,往海边开去,人声和车声渐渐被海浪声和风声所替代,海滩处无灯,仅靠岸上公路的路灯照明,隐约可见海滩上有人影闪烁。
车停在路边,找来的毯子抱在怀里,从最近的入口走到沙滩上,刚寻到人影所在,就忍不住火上心头。
大步流星走过去,张开毯子包住那人。
“疯了吗!穿这么少还来这儿?!”
灰色的毛毯里冒出个毛茸茸的头,笑眯眯地往他怀里钻,“我身上衣服多着呢,就是海风有点大,比北京那妖风还冷。”
“……叶修,”韩文清叹了声,“怎么不先跟我说。”
“生日惊喜呀。”叶修踮脚轻吻他的脸颊,得了一口火锅味儿,“老冯不肯批假,下了班立刻往机场赶,下了飞机才吃上一口饭。”
“好久没来青岛,就看海,这才过来,离家也不远。”
家是他和韩文清在青岛的家,那套公寓。
“黑漆漆的有什么好看。”暗色的海水一波涌上一波,“所以你看够了没?”
“够了,回去吧。”
“你是懒得走回去才叫我来的吧。”
“知我莫若清。”
“无聊。”


07.
一进玄关,迎面而来便是那张龇牙咧嘴的面具。叶修挑眉,说加盏绿灯打个光,准能吓跑小偷。
“这里治安好,不会有小偷。”韩文清拖鞋,取来两双棉拖,一双递给叶修。
公寓布置简单,由王杰希介绍的设计师设计,契合两人的生活习惯,整体装修以黑白灰为主色调。客厅处,沙发为灰色搭几个灰蓝色抱枕,茶几下铺有深灰色毯子,还备有懒人折叠靠椅,电视背景墙毫无装饰,仅有电视挂在墙上,屏幕一角挂着一个香囊,几缕流苏坠在一旁。
叶修扑倒在沙发上,放松筋骨,打开茶几的暗格拿出遥控器,打开暖气。韩文清则去厨房装水煮热,回到客厅,走到沙发旁,抬脚轻踢躺在沙发装死的人儿。
装死的人磨磨蹭蹭地屈起脚,挪出个空位给韩文清坐下,脚掌触及他的大腿,玩味兴起轻踩几下,不到十下边被韩文清抓住没法动。
“越活越小。”韩文清顺手褪去双脚上的袜子。
“那你不是老牛吃嫩草?”叶修坐起身,一脸坏笑。
韩文清被噎住,半天说不上话儿,身边人笑得他心头痒,只好将怨念付诸行动轻拍叶修的腿肚。
“对了,”叶修送大衣衣袋里拿出两张卡,抽出一张放在韩文清手心,手掌相覆,“英雄,玩荣耀吗?”
“何乐不为。”他握住他的手,额头相碰,眼前可见那人的长睫毛,轻轻颤抖。
“给你奉上一份大礼。”叶修说。
你能来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韩文清心想,没说出口。
任由叶修拉去书房,打开两台电脑,刷卡登陆,满级的拳法师和战斗法师,全身上下都是橙装,除了名字,两张账号卡算得上是完美。
“谁起的名儿。”韩文清盯着角色面板上的名字,眉头紧凑。
“我们的老朋友。”叶修答,给韩文清发了个组队。
韩文清按下接受,跟着叶修的战斗法师在神之领域狂奔。
大约跑了五分钟,来到世界面板角落处的一片山谷中,不似副本入口,人也少,看上去跟真实世界的山峰谷地没什么区别。韩文清未来得及开口问叶修,不远处传来话语声,调整角色视线看去。
郭明宇、林杰、季冷、石新、方世镜等熟悉的名字浮在眼前的角色上方,从前看惯角色昵称,第一次看真名儿却不觉得新奇,反倒生出几分怀念之感。
这些人同期出道,却早早离了职业联赛,离了荣耀,现下顶着真名和原来用的职业出现在游戏里,倒是轻松。
“呦,清清,修修,来啦。”
“清清”往驱魔师方向打出一拳,很好,他可知道是谁起的名字。
“多年不见你居然挥拳相向,老韩你好坏哦!”驱魔师转移一个身位,躲过攻击,右手一挥甩出镰刀,作防御姿态,“亏得老叶忙前忙后找来我们几个来陪你打几场!”
“你也说了,来给我打的。”韩文清哼笑,手上不停歇,近身攻击。
周围人见两人打起来,连忙推开围出一个圈,供他俩打斗。
叶修操作“修修”在一边坐下,双手离开键盘,取出烟盒抽烟点起,斜眼瞥见韩文清打得兴起,弯着嘴角吐出烟雾。
恍惚间,左手掌心传来温度,只见韩文清双手离了键盘,屏幕可见驱魔师已倒地在受牧师的治疗,右手握住他的左手,稍微用力握住,双目凝视,眸子里溢满了温情。
他回握,低声说了一句。
“韩文清,生日快乐。”


fin.





评论 ( 19 )
热度 ( 55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