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昊皓】青天白日

-洗澡萌生出的灵感【有病,速写,文风散乱
-一个矫情的、无比ooc的故事,注意避雷


1.
告别赛场的人一批过了一批,过了几个赛季,也轮到了五期生。
刘皓和阮永彬在那个赛季的第十轮比赛后的发布会宣布退役,两人说了退役感想,记者还没提问什么,刘皓便推辞有事离了场,留下一群懵逼的记者还有淡然处之的呼啸队员们。
唐昊开口聊起今天的胜利,转移话题,没理会记者的逼问。
这几年不是白当队长,愣头青都能熬成老油条,和阮永彬三言两语打太极,硬是不让他们提刘皓的事。
后台廊道上,跟经理交待好事情,刘皓靠在墙上,沉沉地吐了口气,外头的声音一阵一阵地传来,他听着,从裤袋里摸出烟盒,抽出点燃。
不过三秒,忍不住自我吐槽:这番作为太像叶修了。
那天晚上,一众小年轻订了酒店包厢,给刘皓和阮永彬办一场送别宴。刘皓本不想出席,退了役,他也懒得再费功夫作面子功夫,只是耐不过年轻人的闹腾,外加唐昊出席,默许众人今晚可以胡闹,他叹了口气,点头。
两个主角坐主席,左一杯右一杯被敬着酒,只是别人喝的是茶水汽水,他俩喝的是酒。
阮永彬喝了点酒,起了醉意,抬起胳膊搭在刘皓肩上,低声劝了句,“好歹是人家的好意,别老苦着脸。”
刘皓一杯酒饮尽,这才露出真正的笑意;“你越来越像老妈子。”
阮永彬豪气一笑。

2.
当年他在嘉世闹腾的事,除了旧嘉世队员,外人只知一二,知道第二多的人,要属方锐和与他交好的阮永彬。他们几个同期,不是没有为了共同理想一起奋斗过,感情其实还算好。当时来呼啸,刘皓忙着在队伍里寻找自己的地位,冷眼看方锐在队中逐渐失去立足之地,阮永彬看不过去,便不理会他。
第十赛季季后赛开始,刘皓心知与兴欣一战让他名誉扫地,早早做好被辞退的准备,满脑子想以后的出路,怎知隔天复盘后,唐昊独留他一人在会议室,怒着脸,咬着牙,一副要吃了他的模样。
“我不会让你走!少打那些有的没的主意!”
刘皓一愣,不小心打翻了保温杯,冒着烟儿的开水淋到他手臂上,竟一时反应不过来。
唐昊更气了,急忙拿起自己冰过的矿泉水敷上他的手,直嚷嚷“你不要手了吗!?”
眼前的人又急又怒,漆黑的眼瞳倒映出他愣住的表情,手臂上火辣辣,只有丝丝凉意敷在上面,降温效果极低,可偏偏是这点凉,让他头脑真真正正地冷静下来。
联盟不缺技术好的人,呼啸也不缺,可技术好又懂战术的人少之又少,最好的那几个请不来,其他人有没有暂且未知,加上呼啸若这时辞了他,少了战术担当是一事儿,还少了帮唐昊擦屁股的经验丰富的副队长一职。
综上所述,虽劣迹斑斑,可短时间内呼啸还真找不出他的替代品。
而且这人都表态,战队也得考虑下队长的态度。刘皓任由眼前的高个青年拉着自己往医务室跑,无视路过各个厅室时门板后冒出来的人头,将所有的精力用在控制自己的表情上。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大夏天的装什么bi整一壶白开水干嘛,疼死老子了。
那天晚上,他坐在床上,床单上摊着盒烫伤药和药贴,正想往手臂上贴膏药,阮永彬没敲门就进来了。
没说什么,拿过药贴,啪的一声往刘皓手臂上粘上去。刘皓手上还疼着,阮永彬又没控制力道,一下把刘皓激火了,不顾手上还疼着,嘴上骂咧咧,张开双手直往仇人的腰间戳去。
拜方锐的大嘴巴所托,阮永彬怕挠痒可谓五期皆知。
阮永彬挡也不是(怕打到刘皓的手)退也不是(背后是刘皓的床),只好反其道而行去挠刘皓。
直到唐昊在隔壁砸墙板表达他的不满,两人才停下胡闹,一人躺床上,一人坐椅子上,喘气声此起彼伏。也不知是谁打破僵局,笑出声,笑着笑着,刘皓看了眼去年夏休才刷了遍新的墙,白净得像刚买来的商品房。
“皓啊。”阮永彬突然唤起刚出道时众人叫刘皓的“爱称”。
“干嘛。”
“不走了吧。”
“老了,走不动了。”刘皓描摹着手臂上药贴的纹路,暗暗叹了口气。
争了做了那么多,还不是落了这般境地。
之后的几年,他敛了过往那些小心思,尽心尽责地做着自己的副队长。对外,代唐昊出席陪酒宴,应付麻烦的赛后发布会和新闻采访,态度作风倒跟以前差不多,好似以前的事从没发生过似的。
外人看不大出,可内行却看得清楚。在队内,安排队务,为了战术跟唐昊吵架撕扯,还得给撞新人墙的小年轻作思想工作。阮永彬见他忙得焦头烂额,忍伸手揽过思想工作的活儿,好好践行他奶爸的职责。队内关系良好,战术安排妥当,选手合作无间,成绩慢慢提升,不少人瞧出内里门道。
名声和成绩回来了,可生活工作比赛还在继续。有时刘皓也会气自己过得真tm憋屈,活脱脱像个保姆,忙死累活还受气,阮永彬在的时候找他诉苦出气,不在的时候去商店买包烟,跑到宿舍楼天台上使劲抽烟,化怨念为烟雾,一股一股地吐出来。
几根烟完了,还是走去敲唐大队长的宿舍门,苦着笑脸给他赔罪安抚,人家还不稀罕。
好啊,不想看,皓哥我也不摆给你看。
状态日渐下退,他和阮永彬便生了退役的念头,夏休经常一起留在队内带训练营的小孩。两人目标明确,一个为了找接替治疗的苗子,一个为了找有头脑的苗子。赵禹哲、林枫已找到自己的风格,打法越发成熟,郭阳也在队内站住脚跟,唐昊更不用说,流氓封神,技术水平还在巅峰。马是好马,也有得好的驯马师来驾驭它发挥真正的作用,这几人技术没得说,但一定要有人用战术来合理整合运用这些技术。
有次五期生的聚会中,白言飞笑说呼啸现在就像没有张新杰的以前的霸图。言者无意,可他深以为然。
后来还真让他挖到个好苗子,叫叶丞,弹药专家,训练营一群小朋友中技术算顶尖,但重点是脑子灵活好使,说话直接且简洁易懂,还跟其他人相处得好,活像个会做人情的翻版叶修。他一早内定那孩子签入呼啸,手把手地教各种东西,常把他带到训练室参加日常训练。
唐昊见了,没说什么。
到了上赛季,叶丞和接替治疗的新选手同时出道,阮永彬和刘皓带着俩新兵蛋子融入到队伍中去。本是打算带完那个赛季就退役,可唐昊和战队却让他们再留一段时间,帮队伍度过更新换代的过渡期。
赛季初始,两人表现不错,跟上队伍的节奏,刘皓在台下看着,觉得不能再留下去了。
他真的累了。

3.
职业选手忌饮酒,一桌子热闹,也只有退役的老油条、经理和其他人员杯中的是真酒水。唐昊酒量是好的,敌不过经理的杀人视线,只好一口气喝尽冒泡的汽水。
老队友退役应该为他开心外加来点小悲伤,可唐昊心情始终不大好,说不清是什么。转眼看见坐在主位上的那个人弯着眉眼,笑得跟平时待人不一样,心情更加复杂。
他是看不惯刘皓从前的嘴脸,也知道之前的心思作为,但他务实,眼没瞎,刘皓的技术、战术思路还有队伍处理,都是实实在在有利于如今的呼啸。被拦在季后赛门外,他闷在屋里深刻反省了一夜,跟经理和战队老板商量过后,决定为了战队发展,留下刘皓。
可察觉到刘皓已经在寻其他出路时,原本想平心静气坐下来谈的念头风消云散,气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脑就吼了过去。
刘皓惊呆的表情让他心头舒缓了一些,下一刻他的心又被一绳子拉了上去——冒烟的热水滚过手臂,皮肤立刻发红。
手是职业选手的命,即使是手臂,也不容懈怠,唐昊赶紧拿过矿泉水冰敷,顾不上被烫到的人还在发呆,一把拉起他往医务室跑。那天训练,刘皓没有像平时一样低眉顺眼的笑着,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有情绪的表情,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也不大搭理其他人。
他第一次见刘皓这副模样,消去做作的笑颜,看清他的面相,浓眉单眼,嘴唇很薄,想起幼年邻里婆姨对其他人评头论足曾说过薄唇的男人刻薄无情。
晚上,他在宿舍看比赛视频,隔壁传来俩汉子的吵闹声,忍不住砸墙表达自己被打扰的愤怒。声音戛然而止。
隔天,刘皓满血复活,处理队伍,指导队员训练,尽心尽责,仿佛又是原来那个副队长。有了旧嘉世的惨痛教训在前,经理瞧这情况心生忧虑,夏休前打算找唐昊再谈一次,还没到训练室,远远就听见疑似有人在跟唐昊争执,走近一看,惊讶地发现居然是刘皓,手里捏着一大把纸不知道在说什么,面露嘲讽。
经理被吓到了,觉得不用去找唐昊了。
以前哪见过刘皓对唐昊发脾气,无非是好声好语做小伏低,说一套背后做一套。现在虽工作上恢复往常水平,但行事作风却慢慢发生变化。
以前唐昊还觉得见他做小伏低还挺舒坦的,如今想来,这样打开天窗说亮话直戳他痛处的刘皓,反倒更对他胃口。
世邀赛回来后,国家队所有人有的归队,有的回家,还有不少人留在京城游玩几天再做打算。七期几个人想聚会,孙翔和刘小别袁泊清先去预订的地方,他收好东西准备出门去接林枫和邹远的飞机,出门,迎面看见意外的身影——刘皓背着背包,和周泽楷走在一块,还聊着天。背后跟着正在单方面嘴炮的方锐和被迫接受嘴炮的吴羽策。
他十分震惊,不亚于被王杰希打懵的那回。
后来阮永彬跟他解释,刘皓这人,待那些于他无利益纠纷的人还是不错,会做人情,有时也爱揽事,除了和方锐算是有竞争关系闹了些不快,跟五期生其实相处还行。
说不清是嫉妒还是什么,刘皓很少像跟周泽楷他们相处一样,以对等姿态跟他相处,即使是在战术安排和讨论上,他们很少冷静地分析讨论,最多也就在分析时会平和些,一旦进入讨论环节,思路有分歧,三两句就争吵起来,刘皓总以“队长要以大局为重”来讥讽他,吵过后冷静下来,又跟他道歉赔礼,客套得不像亲密队友。
这样次数多了,唐昊生了烦意,某次脱口而出说没人想看他假惺惺的笑脸,顿了许久,瞧见对面人的脸色越来越冷,还未说什么,只听那人说:是么,那就算了。
之后,刘皓没再做赔礼道歉的事,一如既往地当他的副队长,只是私底下几乎毫无交流,一切聚会游玩,刘皓都尽可能避免跟唐昊独处。时间久了,队员们察觉出不对劲,不敢说出口,只有资历深的阮永彬找了唐昊了解情况,末了,也没做出什么应对,只想这样平平稳稳下去就好。
反正过两年就要退为让贤了。
其实他知道刘皓很累,知道他在天台一抽就是半包烟,知道这人明明不是那种会自我贡献的人,还这样劳心劳累地为战队奔波。
他只是拉不下脸说一声对不起。
眼下,这场宴席过后,刘皓和阮永彬就要搬离俱乐部了。刘皓早早打包好行李,随时随地就能走人。
唐昊食之无味,回过神来,喝酒的那几人早就醉得一塌糊涂,始作俑者们还又添了杯酒准备再灌刘皓和阮永彬,他急忙挡住,怒斥他们玩闹也要有个限度。身后的刘皓打着酒嗝攀上他的肩膀,晕乎乎地说再来。
他脸一黑,抢过刘皓手里的杯子:来个毛线!回俱乐部!

4.
阮永彬去年结了婚,在南京定居,散了宴席,赵禹哲看阮永彬醉得不省人事,自告奋勇地担起把前辈送到嫂子那儿的重任。经理几人去惯了酒宴,脑子还清醒着,叫来几个代驾便解决问题。剩下一个还在碎碎念的刘皓,唐昊和其他人一起将他带回宿舍。
刘皓的房间早已收拾干净,仅有桌上摆放着一些常用物什,被套还没收,听说准备扔了,不带走。
唐昊遣散其他人回去休息,自己留下搞定已经开始唱歌的醉鬼。屋里没杯子水壶,只能去隔壁房间拿来自己的杯子,打来一杯开水。翻开柜子找解救的药,翻到第二个柜子就找着药箱,取出解救的药。
这还是刘皓提议放进每人的药箱里,因为以前有次七期聚会在唐昊宿舍,几人胡闹喝醉了酒,药箱没解酒药队医室没开,连累他跑了好几家店买药给他们。
他大概没想到他本人也有用到这药的时候。
唐昊想起以前刘皓气得咋呼的样子,轻笑几声。
“你笑什么?”
他回头,瞧见刘皓脸上还带着醉酒的红晕,可表情却十分平静,端坐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刘皓。
“你没醉?”唐昊站起身,把药放在桌上,刚才明明已经在说胡话了,难道是假装的?
“醉又怎么样?能拿冠军吗,能出人头地吗?”刘皓语气正常,看上去不像醉酒的样子。
唐昊一时拿不定,搬椅子坐到他面前:“你想要冠军?”
“废话,谁不想。”
“那我是谁?”
“臭脾气的糖糕小兔崽子。”
唐昊握紧右拳,忍住想揍他的冲动,但也明确:没有假装,的的确确是醉了,可能比刚才清醒了一点。正想起身给他拿药吃,却被他下一句话给生生停住了动作。
“脾气是臭了点,可我还是喜欢他。”
“你说什……”
“我知道这感情没有后果,他是个直男没准还讨厌gay呢。本来就没指望表白成功,至少在呼啸的几年,真心实意地待他,因为顾念他的感受,才次次都给他道歉,可不知道哪里惹他不爽,一赌气就真的不去搭理他。还以为日子久了便不喜欢他了,可整日抬头不见低头见,总能看到他的喜怒哀乐,他打游戏那么好,早早就爬到顶端,道路光明,我都不知道对他到底是喜欢还是艳羡嫉妒……”
大概以为他是不存在的幻想,刘皓就那样盯着他,自顾自地诉说。
“这下好了,退役离开了,杭州也不去,找个看不见荣耀赛事的地方,总能断了没头没尾的念想吧。”
话完,他凄然一笑,眼泪渗出眼眶滑下来。
唐昊伸手抹去脸颊上的泪水,看到刘皓眼瞳倒映出自己的身影,突然生出一个念头,起身抱住他,扑倒在床上。
他身上的味道不好闻,难闻的酒味儿夹着素日常用的古龙水,复杂得像他这个人。唐昊目不转睛地盯着身下的人,亲眼目睹他的表情从懵懂慢慢化作惊恐和羞怒,涣散的眼珠子恢复光亮,四肢开始乱动欲图把唐昊推开。
唐昊抓住推他肩膀的右手,用力握住,无视刘皓的惊慌失措再次把他抱紧在怀里。
“对不起。”唐昊在他耳边轻语,“别走了,别离开南京。”
他听到怀里的人的吸气声,和压抑着的啜泣声,衣服领口被浸湿。
过了许久,才听到那人的回复。
“混蛋。”




fin.


【苍天啊大地啊我把写韩叶时不敢写的矫情造作全投入到这篇上了真是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 ( 3 )
热度 ( 62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