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昊皓】再见

依旧是短打,注意避雷
【最近回温了旧番,哀到不行】

—————
唐昊再一次见到他的前任副队长,是在他意想不到的地方和时间。
枪王周泽楷退役,是第五期在役时间最长的选手。隔年全明星周末,轮回把已退役的第五期全员全都请来做嘉宾,听说好些人不想来,只看在周泽楷出面才应邀。
轮回把嘉宾信息藏得严严实实,当天一众人上台,当真震惊全场。
台上的那人摆出营业性笑容,因主持人一直在跟周泽楷方锐等人聊天,暂时还轮不到他,站在角落处一派悠然自得,时不时跟身边的阮永彬说话,还跟坐在VIP座的观众打招呼。
“我出去一下。”唐昊跟队员们说一声,放下手上的矿泉水,往后台廊道走去。
在世邀赛期间,曾听在后台候场时听叶修同他们调侃,这廊道是个神奇的地方,一墙之隔,隔开场内和场外,比赛场上的声音也会变得模糊,感觉站在这里就能远离一切。
难怪叶修会喜欢这儿,的确是个清静的地方,相对于外边来说。唐昊从裤袋里掏出烟盒,抖出一只烟点燃,入口偏甜。他嗜甜,尝过很多烟,最后还是抽回这种偏甜的。刚抽烟那会儿,是刚出道坐板凳,在台下不得作为,憋屈得要命,只靠抽烟发泄。后来,来到呼啸,第十赛季抽得更疯,也不知道怎么传到叶修耳中,世邀赛集训的时候一脸坏笑地问他小伙子志同道合啊。
他那会儿抽烟抽过头,正被队医狠抓禁烟中,闻到叶修身上一股烟味儿,火上心头。
刘皓也爱抽烟,但很克制,压力大的时候抽一两只。可知道他在禁烟,总会特地带一身烟味儿凑到他身边,坏笑地招惹他。
那个赛季过得很煎熬,可熬过去了,大家相处起来却少了很多隔阂。唐昊放下了固执,阮永彬开始去接受,刘皓也开始在他们面前露出些本性,时不时吐露杀伤力普通的冷言冷语,习惯了,只觉得是在隔靴挠痒,当作日常打趣便过去了。
可偏偏,短短的相处,两人起了额外的情绪,纠缠了一段时间。
刘皓退役得早,五期里最早退役的人,那会儿退役前,和他吵架冷战,之后只拉下一句分手,就匆匆离去。
他跟方锐,阮永彬,甚至是去杭州打听过,都没有刘皓的行踪。
消失得干干净净。
失望之际,猛然想起,刘皓说过有荣耀的城市有太多他不想再去面对的记忆,像杭州,他不会回去,即使那是他的家乡。
之后,只从新嘉世的邱非听来一点消息。小伙子坐在他对面,沏好茶,猝不及防,又十分平静地说,在杭州某个地方看到刘皓,看上去似乎过得还不错。
灯光下那人手上的戒指微微反光,刺眼得难受,又忘不了——看来是过得不错,他眯着眼看烟雾散去,想到阮永彬退役后回来探望时,有意跟他透露刘皓已经订婚了,打算定居在成都。
罢了,他过得幸福就好。
一根烟燃尽,烟头扔进垃圾桶,走回座位区。见那人坐在他的位置旁边,看到他来,笑着打招呼:好久不见,队长
是啊,好久不见。
你过得还好吗?


fin

评论 ( 9 )
热度 ( 17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