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方王】你知我意

-大概是复习期写的,补了点后续,就写不下去了。
-双向暗恋的炮友再见变情人
—————————

过了两三年,当年世邀赛结束后,王杰希终于决定退役,婉拒了微草高层的苦留、联盟总部的邀请、二三线战队的重金聘请,连新闻发布会都懒得出面,让高英杰代为发言便算是正式结束职业生涯。

唯一的妥协大概就是让损友喻文州和黄少天承办起他的退役庆祝会,黄少天主动请缨,喻文州提供场地(国家队训练基地)加联系其他老伙计,想他们不嫌麻烦,他也就随便他们折腾。

打了一晚上的游戏,直到早上六点才关掉电脑,意识模糊前草草写了四个大字“请勿打扰”贴在房间门口,手机关机,窗帘拉上,钻进被窝里倒头就睡。

一觉无梦。

下午三点多,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敲门,起床气缠身,王杰希掀起被子把头盖住,努力屏蔽十分有节奏感的敲门声。

约是两三分钟,敲门声继续,门外人竟还拉长声调直呼“王杰希快开门”,隔着门板和被子模糊了声音,半分游梦半分现实,王杰希居然听着这声像雪姨。

王·文佩·杰希决定去揍那人一顿再来个回笼觉,起身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玄关,扭开门锁,打开门,想来招惹他的人左不过那几个,未看清便直接挥上一拳。

身体机能尚未正常运行,拳头没什么冲击力,简单被门外人握在手中,王杰希不耐烦地咂嘴,“瞎了还是不认字,瞎嚷嚷什么……”

“故意的。”

话音戛然而止,王杰希眯着眼,总算看清眼前的人面貌,熟悉的声音和面容,熟悉的欠揍嘴脸——很好,成功让他清醒了大半。

他的好前辈,六年同僚,一退役就跑得没影连个电话都没打回来过,看上去还过得不错的治疗之神方士谦,出现在国家队的训练基地,他王杰希的房间门外。

外头蝉声吵闹,扫除了剩余的困意,方士谦还是笑着,几只手指掰开手掌里的拳头,摩挲婉转,交叉相握,不到几秒,那人轻拍一下,抽出右手,抬眼看去,表情尚正常,看不出什么情绪。

“回来做什么。”王杰希转身往里走。

方士谦暗自轻笑,不等王杰希开口,踱步走进房间:“你退役了,回来看看。”

“呦,那可得谢谢您。”王杰希抬起下巴,示意方士谦随便坐,不再理会那人的目光,走去卫生间梳洗。

现下国家队都是配置单人间,独立卫浴和阳台,窗帘紧密,只有一丝缝隙透着光,方士谦拉开一边窗帘,瞧见床铺凌乱,简单折叠起棉被,才在床铺上坐下。

书桌前置有一盆绿萝,青翠好看,这种绿植向来好生养,不用悉心照料,特别省事。伸手抚摸翠绿的嫩叶,柔软,带有绿植特有的青草味。

以前微草也多绿植,老板总觉得应该贯彻“微草”之名,把俱乐部装饰得跟个小森林似的,夏日招蚊虫,苦了招蚊子的人,但春日花开,景色宜人,秋天结果,取来竹竿打下果子,都是一番热闹。偶尔其他战队赶上时节来客场打比赛,老板总会挽留一二,赏个花送个果子,凑个友好关系。

想来过了好几年,他没回去过,纵使过年过节回北京,宁愿绕远路也不路经俱乐部,连荣耀甚少登陆,多看一眼,心里的留念就会多留几分。

原本他无法理解老队长林杰的作为,后来亲身体会,才知对于自己,对他人而言,这是最好的选择。

鼻尖萦绕着一丝清凉的薄荷味,见王杰希俨然洗漱完毕,站在卧床和书桌中间的小道,倒了杯水喝,眼睛尚未清明,放空似的直盯窗外,眼下的乌青一览无遗。

方士谦不知道王杰希在想什么,同僚期间,他能捉摸的,也只有王杰希在赛场上、在队伍上的想法。

两人误打误撞在床榻上手脚纠缠,摩挲缠绵之时,他偶尔意识清明一会儿,总会觉得在他身材眼圈发红的王杰希,真真猜不透。

那次之后,王杰希明确告诉他,上床可以,现在没时间谈恋爱。

方士谦自嘲地笑了声,炮友嘛。

随你。王杰希背着他,脊梁附近红点斑驳。

夏休时,两人总会不约而同地一起宿在一个地方,有时方士谦拎着可乐和小龙虾就撬开王杰希的门,偶尔王杰希家里空调坏了,赖在方士谦屋里不走。方士谦坐在沙发,怀里揽着玩手游的王杰希,总有种已过上普通情侣的感觉。

可夏休一过,那种梦境一碰就碎,他也清醒了。

见过孙哲平和张佳乐之间的轰轰烈烈,他自认比不上他们。

拿到第二个冠军的晚上,他把王杰希带上床,放纵自己的感情把王杰希淹没,累极之时,抱着半昏睡的人儿,下巴抵在肩背上,在他耳边耳语。

最后一次了。

之后王杰希再没遇见过方士谦。

他当时做了个单方面的决定,等王杰希退役了,再来找他。

王杰希不用动脑都能猜到方士谦的想法,所以他也选择了尊重,只是他还是很气方士谦一点联系方式都不留。

身边饿狼眼光灼烈,他闭上眼睛,用动作无视他,自顾自从衣柜里取出衣服,慢条斯理地脱下睡衣,换上一套休闲装,简单梳理下头发,走到床边,开口问:“你要睡的话自便,我要出去了。”

话毕,只见眼前的人坐起身,长手抓住他往床铺上带,天旋地转,他已躺在床上,刚整理好的头发前功尽弃,他也不火,表情平淡,由着上方的人抓他肩膀的力度越发地重。

方士谦最看不惯他这样游刃有余,有种他被耍的感觉,心里一堆话,想说,噎在喉口,痛得难受。

“我……”

“你什么?”

身下的人,忽然变成初见的十八少年,又渐变成刚夺冠时的意气风发,又变成第二次夺冠时的沉稳又欢喜——无论哪个,都是过去的王杰希。

但他都喜欢,即使离了北京的这几年,悬在心头,抹不去的,永远是这个人。

他猛地抱住身下的人,眼前闪过王杰希惊讶的表情,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咬字。

“我爱你,王杰希。”

“从很久以前就是了。”

“和我在一起吧。”

他闭紧双眼,用力抱住,想把这人身上的味道都摄入自己体内。

眼睛被一只手抚摸着,他微微睁开眼,转头,往进一双虽然大小不一,但盈满笑意的眼里。

“我答应你。”

“我也爱你。”

方士谦觉得王杰希的睫毛离他越来越近,近到似乎可以触碰到他的眼睛,嘴上被另一个人烙下了印,带着丝丝薄荷凉意。

他无法用语言形容内心的欢喜,只是拥紧了身边的人,探入他的嘴里,加深了这个吻。



fin

评论
热度 ( 36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