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韩叶】森水录 18-21

-魔女集会paro,小孩养成日记
-乐乐和大孙出场!

00-09  10-13 14-17
———————

18.

苏沐橙决定落户S市,叶修挑了个秋风凉爽的周末,带上韩文清去给帮她收拾新屋,一处一厅两室的公寓,单人居住绰绰有余。
平时与苏沐橙出入成双的楚云秀并没有决定留下来。韩文清纳闷,跟楚云秀在厨房洗刷东西时,随口问了句,得了楚云秀一个促狭的笑容。
“以后你就知道了。“
他没多细究,打开冰箱去了几瓶矿泉水出来,留一瓶给楚云秀,其余拿到客厅去,只见叶修没在收拾东西,趴在窗台吞云吐雾,隐隐透漏出一股淡淡的忧伤。
直觉告诉他,多半和苏沐橙有关——不知为何,他心里痒痒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回H市,走在小区道路上,四下没人走动,他没忍住,又不会委婉,只直接问到:“沐橙姐住那里,你不满意吗?”
叶修看了他一眼,暗道这小孩的直觉惊人,抬手挠挠头,有些烦躁:“她喜欢上一个人,为了他留下来。”
韩文清疑惑,“这有什么不好吗?”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叶修有些无奈地笑,“沐橙和我一样,按别人的话来讲就是长生不老,会死,但不知是什么时候,她这样怎么跟别人长厢厮守,到头来伤得最深的还不是她自己。”
叶修第一次正面坦白关于他和苏沐橙的事,韩文清一时无言以对,只好默默地跟在叶修后头上电梯,回到家中。
走进玄关,韩文清正想开口说什么,已经进厅的叶修突然回过身抬手制止他过去,只听他表情严肃,语气有些无力。
“张佳乐,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知道你的救命恩人转世的去处,你找我也没用。与其费时间找我,你还不如去地府翻翻生死簿。”
韩文清小幅度前进几步,从墙角换上看去,见到一个红色长发男子着一身黑底金纹的长袍,长得一副好看而忧郁的面容,眼睛死死盯着叶修,吐字清晰:“生死簿哪有那么容易拿到!?你在人间多年,人脉情报诸多,连东海明珠你都有两三颗,我就不信你连他的转世都找不着!”
“别抬举我,”叶修似乎累极,不想多跟他纠缠,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我只能送你一点消息,其余是真不知了。”
“那你快说!”张佳乐眼前一亮。
“你先答应我,以后不要来打扰我。”
“行行行!”
“你要找的人,就在这中国东部地区,具体在哪儿你自己找去。”
韩文清细细咀嚼,暗道这东部人口诸多,找起来可颇有难度,只见红发的男子似乎也颇为不满,但总算有个方向,匆匆道了谢便往阳台跑去,化作一片片银杏叶子散去,只余几片落在沙发上。
“你之前是在躲他。”韩文清倒杯水给累瘫在沙发上的叶修。
叶修微微点头,“你也见了,他固执得很。”
被张佳乐缠了好些年,不想相熟也熟悉了。每每都要被迫东奔西跑躲起来,实在累得慌。上次拜托与张佳乐相识的方士谦帮忙挡一挡,这才消停了多久,就立刻找上门。
安静了好些时候,韩文清洗完澡出来,原本沙发上闭目养神的叶修睁着眼睛看他,突然开口说:“张佳乐要找的人,你认识。”
“谁?”
“孙哲平。”
韩文清震惊,眼前显出高中同学的模样,“是转世?”
“没错。”
当年张佳乐还是修炼多年的银杏树灵,尚能化作人形,偶然与文人孙哲平相识相恋,某次有家大户要铲了山腰处的银杏树占地建屋。张佳乐以树灵之身无法作为,孙哲平拼死护住树身,被大户雇来的工人活活打死。
孙哲平的血渗入到银杏的树根,染红了张佳乐的头发。那天晚上电闪雷鸣,工人都被雷电所伤,再后来有人请了庙里的师傅来看风水,才保住了银杏树。
“保住了又有什么用,张佳乐早已不再是树灵,他熬过天雷,升为散仙。”叶修口舌干燥,就着冷掉的水喝了几口,“那是张佳乐的情劫,他现在这样放不下,迟早要出事的。”
“所以你不想把孙哲平转世的去处告诉他。”韩文清坐到他身边。
叶修摇摇头,仰头,目光放空,“是上一个转世的孙哲平,找到我,让我不要向张佳乐透漏他的行踪,以他那一世的记忆为代价。”
说到底,他是怕苏沐橙会重蹈张佳乐的覆辙,他不想也不愿让她受那么磨人的痛苦,沐秋临终前托付唯一的苏沐橙给他。长生不老已经很折磨人了,又遇上情感的问题……
叶修只觉得疲惫,阖上眼帘。韩文清适时提醒他去洗澡再休息,他睁开眼,深深看了身旁的健壮少年,轻轻应了声嗯。


19.

韩文清从高一就和孙哲平同班,分了文理科,同在理科班,之后一直在同班。自打听了他那段前世姻缘,看到他时总会不自觉地变了眼神,搞得孙哲平有时都被他看得心里发毛。
于是那几天孙哲平一直躲着韩文清。
“你和大孙怎么了?”某天放学,张新杰问。
“我也不知道。”韩文清自认没做什么。
日子还在继续,过了段时间,韩文清没怎么在意那段往事,两人的关系恢复到正常水平,甚至变成了好朋友。混熟了,有些事就好问,有时旁敲侧击询问孙哲平生活上有何变化。
至少在和孙哲平从高中到大学同校的几年间,孙哲平的生活一如既往,似乎没遇见什么奇怪的人。
他问叶修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叶修不置可否。
高三毕业后志愿录取,韩文清选了医科,和好友张新杰同专业,孙哲平和他们同校不同专业,是计算机,都在S市。
叶修只略略关心了下韩文清的志愿填报,等到收到录取通知书,韩文清把通知书拿给他看时,硕大的F大学闪瞎了叶修的眼。
“这个学校………”叶修眯起眼。
“怎么,这个学校的医科专业是附近最好的了。”
“沐橙,好像在这个学校当助教。”
“哈?”



20.

开学,韩文清行李不多,本不想麻烦叶修过来,耐不过叶修热情满满,特地把搁置了好几年没用的车开去清洗和修理,去学校报道当天难得一大早起床开车载他过去。
他很烦恼遇上同学和其他家长问起要怎么说和叶修的关系。按实际情况来讲,叶修算是他的养父,可……驾驶座上的男人面目清秀,眉眼弯弯,一派心情愉快,眼角都没几条皱纹,看上去才二十来岁。相比起来,他自己经常被评价长相老成面目硬朗,加上现在身高已越过叶修,似乎在别人看来,他比较像叶修的哥哥……
“就说他是你表哥不就得了。”苏沐橙领着他们去宿舍区,给韩文清出个主意,“反正又不像高中,要经常来学校开家长会。”
“同学不会打探那么多吧。”叶修老神在在。
“叶修,可不小瞧了现在的小朋友哦。男生也有很大的八卦心的!”苏沐橙装起严肃表情,“去年在心理室帮忙,就经常听男生们来诉苦室友太八卦太烦了,老来打探他们的隐私。”
“怕什么,我们小韩眼神一瞪,脸一凶,还有谁敢来招惹?”
“哦。”韩文清直直往前走,认真思考起叶修的提议。
幸运的是,同专业的张新杰和他分到同个宿舍,另外两个室友林敬言和郭明宇也挺好相处,互相尊重各自的隐私,对叶修没什么关心,反倒更关心他和苏沐橙的关系。
毕竟对于青春的男生而言,美女的吸引力更大,郭明宇尤为关心,每隔几天就要重提旧问,搞得韩文清有次被烦到不行给了他一个过肩摔。


21.

这几年,韩文清在学习之余除了跟着叶修学一些基础的术法,在方士谦的建议下(只学术法会变得跟叶修一样变成废材死宅的!),向苏沐橙和楚云秀学习体术。
当然两个活了好几百年的魔女的体术自然不是普通的体术,这几年的生活也用不上。
难得用上一次(还用不到十分之一的力气),居然是用在解决烦人的郭明宇身上,他感受到深深的无力感。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7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