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韩叶】年轮 10

-已经放弃加快剧情了【冷漠脸
-这章开始改叶秋
————————

10.

于叶秋而言,没有家人的束缚,可遵从本心做自己喜欢的事,回家过年便变得不是那么重要,再说还有苏沐橙在,第一年没有苏沐秋陪伴的年,他不舍得留她一个人过。
两人跟陶轩道声春节快乐便离开俱乐部,苏沐橙买了好些小烟花,在路边点燃玩耍,淡淡地笑着,又点燃一支递给叶秋。
寒假开始,苏沐橙已经拿起沐雨橙风的卡,在出租屋里练习操作,偶尔去嘉世帮忙打下手,一碰上他们在谈论战术安排,会在一旁安静聆听。
他知道这一切,没有告诉任何人,尊重她的选择,手把手地教她。
许是兄妹俩都有游戏方面的天赋,苏沐橙上手颇快,兼顾学业之余也没落下游戏上的训练。
打完比赛深夜回到出租屋,看见那一层灯火通明,心下了然小丫头又熬夜练习。
偶尔他也会羡慕,有支持自己的家人,总免了些烦心事。
北京有皇风和微草,每次过去打比赛,他都尽量不出门,能躲就躲,就怕突然冒出个人把他塞进车里送回叶家,连宵夜也推辞不去,惹得郭明宇一阵火大,逮上谁就跟谁抱怨。
待到了季后赛,因总共十二支队伍,联盟为了安排妥当,暂定排名前八的战队进入季后赛。排名第一的嘉世跟排名第八的霸图在首轮比赛,照着现有CBA季后赛的赛制,五场三胜,头两场都在杭州比赛,后两场到青岛,最后一场再回杭州。
叶秋看了赛程,心情不错,可瞧见第八名和第一名中间有第二名的皇风和第四名的微草,暗暗遗憾一把。
连续准备两场比赛,陶轩忙得脚不沾地,训练室里黑灯瞎火忙着抢boss做银武,另一头办公室里则挑灯夜战成堆的文件和账单表。隔日天亮吃早餐,一桌儿的熊猫眼,你看我我看你,也不知道是谁忍不住噗嗤一声开了头,大家全都笑开了。
陶轩打起精神,把油条放烟含在嘴边,一把油手拍拍奋战豆浆的叶秋,说话有气没力:“小叶,一定要赢啊!”
叶秋瞥了眼肩头,装作嫌弃模样:“陶哥,你别把我衣服当擦手的,我就能打赢韩文清他们,在场上。”话说完撂开陶轩的手,抓起个包子塞嘴里咬。
杭州的两场比赛不复陶轩的期望,大比分全胜,只要再赢一场便能进到下一轮。嘉世这边高兴了,霸图那边则乌云密布,韩文清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黑。第二场赛后,韩文清黑着脸从赛台上下场,气势汹汹走近后台。
叶秋正靠在墙边抽烟活动双手,乍一见不远处一团黑漆漆往他这边走来,带头的人面目硬朗怒气冲冲,转眼一想,轻笑着摇摇头。
他清楚韩文清为何这般:原在常规赛,霸图对上嘉世虽胜少败多,大多数情况下比分相近,算是势均力敌;现下连着两场,嘉世大比分战胜霸图,以他和韩文清不多的相处来看,作为队长的韩文清不恼怒才怪。
虽然这跟嘉世的银武开发顺利有所关系,但有时胜败这种东西,装备并非关键因素——无论赛场还是网游,他跟韩文清、霸图众人交手颇多,有些事作为局外人的他看得明白,就不知道局内人的他们是否看得出。
韩文清走到叶秋面前,坚定沉声:“下一场,霸图肯定会赢。”
叶秋抬起手夹住香烟,斜过头吐了口雾,转过来迎面韩文清:“哦,那我等着。”
“下场见。”韩文清抬手。
“下场见。”叶秋伸手握住,随后跟其他人挥手道别。
霸图众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尾处,叶秋的烟也燃尽,烟头丢进垃圾桶,往赛场出口方向走,没有走出去,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站定,看门外灯光闪烁,听粉丝呐喊。

天不遂人愿。
霸图还是输了,虽比分没有先前那般惨烈,可终究3:0输给了嘉世。现场观众多为大老爷们,可还有几声啜泣声传到台上的选手耳中。客队淘汰主队,在别人的主场不好太张扬,吴雪峰低声嘱咐让队友们收敛些,领着他们去跟霸图握手致谢。
霸图的人已站在台上,虽有愤慨不满,但众人表情管理还算好。他着重看了眼韩文清,见他“面色如常”,看不出比上次输了比赛有几分区别,走上台,端出一副礼貌的笑。
因其他战队还未出结果,时间还算充裕,新闻采访让两个战队的老板十分贴心地安排在隔天,两队简单握完手说个话便一起下台。
战败虽没心情不好,也没太在意到哪里去,这才第一赛季,以后还很长远。梁家成暗暗开解自己,拍拍队友们的肩膀以示安慰,也想打破这两队尴尬的气氛,跟吴雪峰搭起话。
好不容易大家心情好了许些,碰上叶秋一句“服不服?”立马前功尽弃,韩文清站在他前面,顾不上,连忙挡着快要暴走的向佐和谢广等人,还叫上吴雪峰来帮忙。
韩文清眉头皱得可以打结,直盯着叶秋,身上大红色的队服衬得眼前的人白得扎眼,闷了许久,刚想说什么,被叶秋身后的人生生掐断话头,深深看了叶秋一眼,大步跨过。
“你怎么进来的!”语气没控制好,韩文清口气略凶,霸图众人听见反射性地收住话语声,连忙抬头看是谁来了。
叶秋也好奇,转过身一瞧,居然是个长发女孩,瞧着似乎比苏沐橙还小,一点不怵正处在怒神模式的韩文清,没立刻回应韩文清,反倒看了眼叶秋,才说道:“丁叔带我进来的,外面人多,怕我走丢。”
又压低声音,快速说了一句,只有韩文清和叶秋听见,“爸妈问你今晚回家吗?”
叶秋看见韩文清顿了顿,随后摇摇头。小女孩点点头,斜过身子跟霸图其他人打了声招呼,点个头道句辛苦,拿起手机看了一下,便匆匆道别离开。他瞥见韩文清面容缓和许多,问到:“你妹子?”
“嗯。”韩文清说。
“跟你长得不像。”叶秋回想着小姑娘的面容,想来有样貌相似的苏家兄妹,也有像韩文清这样一点都不像的。
韩文清有些疲惫地揉了把头发,不理叶秋的评价,“去吃宵夜吗?”
“去,当然去。”欣然应允。
韩文清想起郭明宇的念叨,“郭明宇请你,就不去?”
“没,就是怕吸太多雾霾,呛得慌。”
“……幼稚。”



tbc.

评论
热度 ( 13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