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韩叶】森水录 22-24

-魔女集会paro,小孩养成日记
-大概三十章能结掉吧

———————

22.
在F大学,苏沐橙是个风雨人物+大众女神,人美心善待人随和,据郭明宇透露,开学不到一个月,已经有好几十人向苏沐橙表白,包括当面表白和写信(叶修:现在还有这么老套的告白套路)。苏沐橙所在的历史学系办公室,每天都有很多人闻名前去围观,搞得韩文清每次想去找她都要好好研究下“如何普通地去找苏老师”。
因为两地距离近,韩文清挺经常回H市(不放心叶修一个人的宅居生活),有时苏沐橙没有事忙,也会和他一起去H市。两人经常约好在学校一起出发去车站,韩文清去行政楼等她,一来二去,便认识了周泽楷。
他虽然不怎么关心校园时事,但因为身边就有个八卦传声筒,不得不听了许多没必要的信息。
不过有时听一听还是有用的——比如说周泽楷的事——叶修很感兴趣。
大学生活半年后,韩文清发现苏沐橙喜欢的人就是那位外国语学院的沉默寡言可帅破天际的周泽楷教授,然后苏沐橙毫无迟疑地在叶修面前坦诚承认,并很是开心地周泽楷的照片递给他看。
韩文清坐在叶修身边,清楚地听见一声很轻的咂嘴声。


23.
大一闲暇的时间还算多,升上大二大三,课程越发繁重,韩文清回H市的次数渐渐减少。偶尔回一次,还经常碰上叶修有事出门,或者有委托人上门找他办事——几乎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除假期外,难得有个空闲的周末,韩文清早早收拾了东西回H市的家,忘记跟叶修打声招呼。回去路上路过超市,走进去买了几份叶修喜欢的零食。
只是一进门,熟悉的血腥味扑鼻,不安涌上心头,赶紧脱鞋进屋,叶修坐在地板上,略微惊讶地看韩文清走来,手脚皆有伤,还很严重,药物纱布铺满了一地,木质的地板上还有血滴。
韩文清跨步冲到叶修身前,心头闷着一团火,忍不住抓住叶修的肩膀,控制不住自己的语气:“怎么会弄成这样!?”
以前不是没有带伤回来过的情况,大多是轻伤,叶修自身治愈能力很好,两三天就能痊愈,从没出现过现在这样严重的情况,连腿部都有轻微骨折,叶修自行解决也止不住血。韩文清立刻动手,夺过叶修手里的药,伸手抓来医用纸巾,擦拭右手上还在滴血的伤口。
“……不小心弄到的。”
上消炎药,叶修有些吃痛,轻微咬牙,韩文清停下动作,见叶修点点头示意他继续,他换了另一只棉签,继续擦拭。
叶修靠在茶几边上,空闲的另一只手摩挲裤袋,伸出来抓来放在一旁的背包,摸出一盒云烟,抖出一根烟,不点,含在嘴边,抵一抵烟瘾。猛虎在旁,而且还是气头上,他也不敢在这个关头去扯老虎的毛须。
双手的伤口处理好,韩文清起身去取来剪刀,把叶修的裤脚剪开,把半截腿搭在他膝盖上,继续刚才的步骤,眉头紧锁,黑色的毛衣包裹的健壮肩膀一上一下,宽大的手拿起细小的棉签,下手利落,不轻不重。
他自己知道伤口有多深,不是寻常尖锐物所伤,家里的医药只能暂时性地应付,只能止血,果不其然,听见身旁发出低沉的轻叹,青蓝色的光代替棉签笼罩在伤口上方。
“我不记得有教过你这个。”
“方神给的那本医嘱,后半本全是治愈术。”
“你全学会了?”
“没,三分之二吧,有些太难了。”韩文清收起术法,仔细上了一遍药,缠纱布,换另一只脚,“明天去微草堂。”
他从没见过叶修受伤而去医院,小伤只靠简单的医药处理和自身的治愈能力,叶修的治愈术在身体受伤的情况下很难起到很好的治愈效果,有时反而会反噬自身加重伤势,伤势重点难以短时间恢复,才拖拖拉拉地去微草堂。
所以即使文理科成绩相当,韩文清还是选了理科*,选了学医的道路,为了叶修。
可现在,他只觉得当年的自己太天真——叶修接触的一切,怎么能用普通的常识来衡量。
叶修轻轻“嗯”了一声,烟支在手间把玩,看韩文清收拾剩余的医药和地板上的血迹,待痛感消去许些,烟支放回嘴边,打个响指,一点明火在烟头燃起,直至点燃,火光灭去,只留烟草燃烧的黄光。
落地阳台门缓缓移开,一股凉风吹进厅堂,韩文清放在地板上的风衣被吹起衣角,烟雾散开,吹淡了叶修身上的烟味。
不出意料,韩文清再出现在他面前时,死死盯着叶修嘴边上的烟,散发出的气场严重表示着他的不满。
“给我。”他坐到叶修身旁,伸出手。
“让我多吸几口。”叶修语速快,有些含糊。
“我也要烟。”韩文清点点嘴边,干脆自己拿起放在地上的烟盒,拿出一支,含在嘴边,凑到叶修面前,烟头交缠,燃起火花,离开,深深吸了一口,拿开,吐出烟圈。
“什么时候开始?”
“去医院实习,去年暑假。”在被安排到门诊部,实习生毫无优待,跟着正职人员没日没夜地加班加点,只有烟能消解一二,他认识的烟不多,只挑了叶修常抽的云烟。但他抽得克制,实在不行,才会去买烟。
两股烟雾缠绕。叶修支起身子,倾斜靠落在韩文清身上,宽厚的肩膀,带有适人的体温,不像他体温弟手脚冰凉,比起硬邦邦的茶几,靠着很舒服。
“只限一支,抽完去洗澡。”
“诶……”
“伤口不能碰水。”
“你来帮我呗。”
“……可以。”
月光从阳台外打进来,洒在地板上,裹着纱布的小腿在月光下越发白皙,纱布周围隐隐红晕,韩文清的目光从叶修的小腿处慢慢上移,从大腿到腰部再到正在吞云吐雾的双唇……
他扭过头,脸颊火辣辣,耳朵更是烫到不行。


24.
微草堂,王杰希亲自帮叶修治疗,外伤内伤一起治,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方士谦在一旁气不打一处来,趁叶修给王杰希拘着无法起来动弹,指着他大骂一通。
左一句有病右一句脑残,韩文清和袁柏清实在听不过去,乖乖退出战斗现场。
“每次遇上叶先生,师傅仿佛进入更年期一样暴躁……”袁柏清默默吐槽一句。
“平时不也和堂主吵嘴么?”韩文清看叶修吃瘪,心情不错,嘴角多弯了几个弧度。
“那是正常事。”袁柏清回头望了眼三尊大神所在的屋子,“叶先生神通广大,若不是真严重到无法自己治疗,哪会上我们这儿。”
韩文清听完,好心情减了大半,鞋底踩到落叶,一阵一阵响在耳边:“我知道。”
“有时我会后悔,当初若选民俗学,好好学术法,或许还能派上用场。”*
“诶,你,你别这样。我看了伤口,已经处理得很好了。你现在学的不也好好起了作用吗。”袁柏清有些慌乱,“术法这种东西也不是那么容易练好的。”
治愈术尤为消耗术者灵力,韩文清以一个普通人类修成了方士谦授予的大半术法,已经算很厉害了。袁柏清见他仍一副深沉模样,遂不再劝解,让他回屋里看看是否需要帮忙。


*借鉴自《xxxholic·笼》


tbc.

评论
热度 ( 16 )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