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业余码字画画的。

刚回校的时候,对校内的没有树叶光秃秃的叔很是嫌弃。看久了,倒是生出一种奇艺的美感。
实验楼外的不知名的花也是一道风景啊。

评论

© 上折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