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折上

死矫情的待业高龄中二,拖延症晚期,不定期更文

无题

我挺佩服我堂姐的。
她是我的一个堂伯伯收养来的孩子。在那个重男轻女思想还挺重的那段日子,她得到了很好的待遇,从小学一直读到大学,无人阻碍。
我那伯伯家里不算富裕,还有一个长子,但仍阻止不了家里人对她的爱护。
堂姐似乎是在十几岁时知道自己的身世,亲生父母也找到她跟她坦白。她亲生父母家境不错,还有一个妹妹。
最后她选择留在养父母这边,户籍也不会转移。
两家人协调好之后,便开始友好相处。
堂姐在广州读完专科后便在广州找了工作,也为了工作租了一套房。
放假回家时她是直接回这边的家,很少回亲父母家里。
伯伯脾气不好,伯母却是个好性子,待孩子极好。我那堂姐随了伯伯的性子,一身子倔脾气,常常与伯伯吵架。伯母常常扮演和事老,在一旁劝着。
堂姐很爱伯母,这是明眼都能看出来的。她票圈除了工作,就是在说她母亲的事。
这大概就是,用胜于血缘的亲情关系吧。

评论

© 纪折上 | Powered by LOFTER